毛球球

齐老太爷的风采

私设较多,本篇的八爷不够厉害,想看厉害的八爷我也写过,就是很虐,大过节的先不发出来了,这篇八爷没那么厉害……还有最后结尾番外有微量副四,不吃副四的注意避雷,应该就需要交代这么多吧,我要是有别的地方踩雷了,请提醒我……米娜桑,中秋快乐



红色,大红色,视线里都是喜庆的大红色
红色的灯笼,红色的喜服,红色的张府,红色的长毯铺到了街口,就像一场红色的庆典

齐铁嘴第一次这样讨厌一个颜色
刺目的
诈眼的
眩晕的
可怖的

他一个人坐在这片红色里看着喜气洋洋的人群,牵了牵嘴角硬是挤出一个不成功的笑脸,比放声大哭还要让人怜惜的笑脸

张府的下人,在自己面前忙碌的打转,似乎有人跟自己搭话,他却已经,听不清,辨不明

齐铁嘴很想喝酒,也许醉了,自己就还是那个无牵无挂,恣意潇洒的谪仙

可惜来之前那不讲道理的张启山就命人看劳自己,滴酒不给,是怕自己闹事吗?真是小气啊……看来这一向自命不凡的大佛爷,当真是在乎极了这场婚礼,这段姻缘

是啊,还记得定下来良辰吉日的那天,一向高冷的长沙大佛爷竟破天荒的微红了脸
幸亏是在齐家的院子里没被别人瞧见,不然不知又要掀起几多波澜

可,他齐铁嘴,终究,不是女子啊

思及此齐铁嘴的眸光闪了闪,思绪飘到了一切还未来得及发生的从前



他爹离世前曾撑着病体为齐铁嘴算了一卦,一卦毕,呕出一口心头血,目光复杂的看着齐铁嘴,良久才像是呓语般说,“本想着齐家测天机损阴德的报应,到我这里便可终结,却原来,是要齐家后继无人啊,儿啊,本以为你天赋不佳,却不料你不过大器晚成,遇贵人,开神断,可惜情路坎坷曲折,诸事不顺,若能堪破,若能堪破,我齐家方不至于断子绝孙呐……”

那个时候他还不是长沙人人皆知的神算,靠着祖业守着个堂口度日,那时他确实是浑噩的,好在也不贪心,日子也还算自得其乐

可这世间事不是你不争不求便能无灾无厄

被那群如狼似虎的日本人毒打悬吊的时候他以为自己是活不成的,倒也不怕,只是默默的想,爹,你这卦是算对了还是算错了啊?齐家是要绝后了,可我这情路的毛都没摸着呢,坎坷个屁啊

然后那个人就来了,推开仓库大门站在逆光里,就像突然降临的神祗

齐铁嘴用力眯了眯眼,他也不知道视力不佳的自己为什么会把来人看的清清楚楚

那一眼像凝结了千万年的温柔缱绻,只一眼就再也错不开心魂

那个人是个军官,知道自己是九门之一便走过场一样来拜访了,统共不过寥寥数语,一面之缘

可是,他却听见那人斩钉截铁的说:“他是我朋友,你们拆了他的香堂,今天我只有一个要求,放了他!你们是自我了断!还是要我帮忙?!”

朋,友吗?不,不是的,这人便是他爹卦里的,贵人吧……

得遇贵人,始开神断

他爹的卦果然是准的

打那之后,齐铁嘴就像如有神助,算的卦都准极了,不多时声名远播,慕名而来的人接踵而至

可他还是始终只守着那么一个小堂口,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得与亡孰病?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故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天下有道,却走马以粪;天下无道,戎马生于郊。罪莫大于可欲,咎莫大于欲得,祸莫大于不知足.故知足之足,恒足矣。

齐铁嘴从来就是一个知足常乐,乐天知命的人

张启山说,齐铁嘴是人中龙凤

他也就信了,只要是张启山说的,他就信
因为那人,是,自己命里的贵人

可叹,悲夫……

不知从何时起,自己对张启山的感激渐渐变了些不可言说的味道,或许是那人对自己太过特别的关照,或许是那人看着自己时灿若星子的眸,或许是那人嘴上说着讨厌却还是时时将自己带在左右,或许是自己不唠叨了,那人就故意逗自己开口时宠溺的笑

或许是那人向全城通告,“齐铁嘴是我张启山罩着的人,若要动他,打量打量自己脖子上有几颗脑袋!”

或许,并没有,任何理由,那样一个人,那种风采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不爱慕呢?

自己又怎么会傻傻的以为,只有自己,看到了张启山身上的闪光点呢?傻傻的以为,这一辈子,那人看向自己与众不同的目光会一直停驻呢?

过去张启山总是对自己说,“老八,你有才,不必过谦……”

可是,齐铁嘴不明白,怎么就是去了一趟北平求药,他就把爱的人,弄丢了呢?

尽管不想承认,可尹新月与张启山站在一块儿的画面太过和谐,郎才女貌,佳偶天成

若是自己是女子,或许尚可与尹新月争个高低,可自己,却是与张启山一样的男人

是了,张启山这样的人物,惊采绝艳,怎么能与一个男人厮守呢?自己永远不可能像丫头与二爷那般明目张胆的挽着爱人,暴露在众人面前,这让别人怎么想,怎么说,怎么看

“佛爷,恭喜了,不但药到手了还白得了一个嫂子……”张启山闻言瞪了齐铁嘴一眼没有做声

“看来三爷是不想走啊,是不是舍不得这漂亮媳妇啊?”张启山一记眼刀

齐铁嘴也不想这样嘴贱,可若是什么都不说,他害怕,害怕自己会落荒而逃

“你们都是有家室的人,他媳妇不就是你吗……”齐铁嘴对尹新月笑着说,话音未落就被张启山狠狠一个肘击,齐铁嘴本来就有些闷疼的胸口差点因为这一下背过气

从前无论自己嘴里说出什么佛爷都不会舍得对自己动手的,这尹小姐在佛爷心里的地位还真是不同,也是,自己这些话是太过轻浮了些,哪有好兄弟一而再再而三的拿未过门的大姑娘打趣的,就算是准嫂子也不行啊,自己还嬉皮笑脸的,这简直是流氓行径了,难怪佛爷会这般生气,脸色阴沉的似是能滴下冰来

尹新月对佛爷当真是重要之极啊

果不其然,当尹新月也出现在回程的火车上时,齐铁嘴并没有感到意外

明知张启山不喜还是忍不住嫂子嫂子的叫着尹新月,每叫一声都像是用钝刃在自己心脏上狠狠凌迟,齐铁嘴却像是自虐的上了瘾,越发得寸进尺,仗着胆子把尹新月的头按在了张启山肩膀上,“嫂子你快睡吧!”

然后赶在张启山忍无可忍爆发前钻出了车厢,偷偷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张启山并未动作,任由尹新月靠着,齐铁嘴胸口一窒,火车抵达长沙前他都没敢再回去

却也没有人来寻他

这样也挺好的,齐铁嘴默默的想,挺好的

道一句天命难为,便可心安理得罢 ,在感情上我们都不是好演员,我藏不住喜欢,你演不出热情。

张启山又不是他的所有物,跟谁一块也是他的自由

下了火车本以为张启山会等自己,却不想对方连个眼神都没有分过来,似乎是生气了

齐铁嘴一阵烦躁,好你个张启山!你享受了温香软玉在怀,不但不感激我,还跟我置气!谁怕谁!八爷我不伺候了!

“八爷,我送您回去?”张副官说

“不用了!爷我腿儿着回去!”

说完潇洒转身,心里这个痛快,让你们瞧瞧什么叫做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哈哈哈,爽!

“八爷,您的行李……”张副官在背后招呼

不要了!棺材本都没了,要什么行李!齐铁嘴觉得自己真硬气,真爷们,真是棒极了!

张副官来请自己的时候,齐铁嘴本想着推拒一下的,却听闻佛爷病了,便想也不想的上了张家的车,心里一个劲的跟自己说,这是为了报恩,这话殊不知已经骗了自己多少次了,就算天大的恩情,这么些年,他也早就还完了,况且佛爷并不要他的偿还

“你怎么又来了,这是你家吗?还让不让人养病了……”连珠炮似的话让齐铁嘴不自觉的站了起来

尹新月显然已经用主人的身份下了逐客令

“嫂子教训的是,老八以后尽量少来……”,见尹新月杏眼一翻,忙又接口道:“争取不来……”

说完了偷偷瞥了张启山一眼,却见对方并没有开口维护自己的意思,那个曾经许诺绝不会让任何人再欺负自己的人,此时沉默的坐在沙发上,如同木雕般

齐铁嘴不怪他,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想那病西施,狠妲己,醉贵妃,笑襃拟,天子尚且为红颜冒天下之大不韪,何况张启山仅仅是没替自己说句话呢

齐铁嘴笑了起来“告辞啦……”

多年沧桑,不如初遇时的惊鸿一瞥……唯愿沧海桑田,你还是那个你,我也还是你身边的这个我

多么美好的,妄想

或许好事将近了吧

所以当齐铁嘴看见尹新月手腕上的二环响时并没有感到多诧异,只不过早已猜到是一回事,亲自看到又是一回事
“这是张家的传家宝吧……”齐铁嘴笑眯眯的露出他那颗讨喜的小虎牙

“你认识?那你知道该管我叫什么了吧!”

“张夫人,张夫人好,夫人好,恭喜夫人……”

尹新月闻言笑了起来,笑容中有着一丝解气般的奇异快感,狰狞着一点诡异,直到齐铁嘴离去,桌上的茶都凉了,丫鬟小心翼翼的推了她一下:“小姐?”

尹新月摆摆手,骄傲的抬起下巴说了句:“走!回家!”

齐铁嘴跪在祖宗牌位前:“爹啊爹啊,你当初怎么不告诉我这命里的贵人和这让我情路艰难的是同一个人呢?”

“咳!”

背后传来一声咳嗽,吓得齐铁嘴一哆嗦,回头看着来人,强颜欢笑道,“佛爷来了?是来找老八算算黄道吉日还是直接来送请帖的?”说着话起身整理了一下长袍,挡住了因久跪
微微颤抖的双腿

“什么请帖?”张启山像是没想到齐铁嘴突然说出来这么一句话

“自然是您婚礼的请帖啊”,齐铁嘴心想这个装模做样的王八蛋,面上却笑的一派温和

“哦,是了,是该着手准备婚礼了,那八爷就给算一卦吧……”

齐铁嘴掐指一算,“三天后便是个好日子,只是不知道佛爷来得及准备否?”

“三天?”张启山略微颔首,“是有点仓促了……不过按张府的财力物力,也来得及了,那就快走吧……”说着拉着齐铁嘴就往外走

“佛爷佛爷,佛爷,您松手!这不合适……”齐铁嘴磕磕绊绊被拖行了几大步,好不容易挣脱了张启山的铁钳,揉着手腕,心头委屈的要命:老子给你算日子就够意思了,还要给你当苦力吗……这是作什么道理,欺负人也不带这样啊,你没看每次嫂子见到我白眼都要翻上天了吗,就算不为了我着想,你也得为人家姑娘想想吧,知道的是说这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不待见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娶一个白内障呢

“怎么不合适了?不是你说要准备婚礼吗?难道你想让我自己跟自己成亲?”

“啥?”齐铁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要跟谁成亲啊?”

“不是咱俩成亲吗?怎么着,你不乐意?!”,张启山危险的眯了眯眼,“你要是敢摇头,我现在就毙了……”

“不是,您等会儿,佛爷,您让我捋捋,我脑子有点乱,您是说,您三天后要成亲了……跟我?!”

“啊,这不是你刚算的日子吗,哪有问题?”

“哪有问题?哪都有问题!”齐铁嘴暴跳如雷,“那尹小姐怎么办?”

“什么尹小姐?”张启山一脸失忆后遗症的样子

“尹小姐!尹新月!佛爷您从北平带回来的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我算过你们是天生一对,金玉良缘!”,齐铁嘴怀疑张启山撞坏了脑袋

“嗨,你说她呀,咱这正商讨结婚的事,我还当你说的是哪个裁缝呢,她把自己气走了,还把二环响要去当什么,精神损失费,我早就跟你说过,你那破卦做不得准,哄哄一般人还行,我一向是不信的……”

“那可是二环响啊!二环响!”齐铁嘴气喘如牛,声如洪钟

“你喊什么?”,张启山揉了揉被震疼的耳朵,“一个破镯子,你又戴不着,用不上,我家最不缺的就是传家宝,库里还有好些个比那个值钱的,你要什么,随便挑,快跟我走,不是三天后就要成亲吗,还有好些事没办呢……”

齐铁嘴行尸走肉般的被张启山拽出了齐府,满脸冷漠的想,爹你真厉害,齐家这回怕是真是要,断子绝孙了……

“八爷,八爷,您就别为难我了,您总不能让佛爷盖着红盖头吧!”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耳边喋喋不休的副官推了一身红衣的齐铁嘴一下,把他从回忆里唤了回来

齐铁嘴看着那大红色的盖头,第一次这样讨厌一个颜色

刺目的

诈眼的

眩晕的

可怖的

鬼哭狼嚎了一嗓子,“我才不要像个女人一样!你让我九门八爷的脸往哪放,二月红,吴老狗,解小九他们几个臭不要脸的该怀疑我才是被压的那个了!我不要,不要,不要!说破大天我也不要!”

副官心里想,八爷,您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相信我,没人会怀疑您是下边那位,只会确定您是

这边正闹着,门外一个威严中带了一丝紧张的声音问,“怎么了?吉时快到了,怎么还不出来?”

“佛爷您可算来了!”小副官快急哭了,“八爷他说什么也不盖盖头!”

张启山一脚跨在门里,一脚仍在门外,猛见气的面色微红的小算命,红色喜服的映衬下越发显得人如冠玉,面如傅粉,一时竟被惊艳的愣住了

“佛爷?”副官拍了拍张启山肩膀

“算了,他不愿盖,便,不盖吧……”

吉时到!有请新郎新郎拜天地喽!

番外一

尹新月反客为主的撵走了齐铁嘴后,刚要去拉坐在沙发上的人,却被对方挥手阻住了

尹新月一愣,“怎么了?”

张启山淡淡的说,“尹小姐,希望你认清自己的身份,我看你是女子也算是我们的恩人,刚刚才没有让你下不来面,请你别会错了意,你一个外人怎么管起我的家事来了?未免管的也太宽了吧!”

“我是外人?我是外人那刚刚那个来去自如的齐八爷呢?!”

“他呀……”张启山笑了起来,神色带着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温柔,“自然是我的内人啊……”

尹新月心里想:妈蛋,不娶何撩,不行,自己不能白来一趟,“张启山,你赔我精神损失!我看你库里有个镯子不错,敲一下响两下,肯定值钱吧!”

张启山大手一挥,“拿去!”

番外二

当时年少

这是张副官奉命偷偷带人躲在齐家盘口附近的第五天了,他不明白,佛爷那天去救这齐八爷为什么不让自己跟去,而且以佛爷的身手那些武藤道管的日本人根本不可能近的了佛爷的身,怎么会受了伤呢,虽然都是些皮外伤,可架不住看着吓人呐,后来自己问佛爷,佛爷只是拍他的肩膀高深莫测的说了一句:“你啊,以后就懂了……”

正想着,又看见一个从齐家算完命出来的人,伸手将人拦了,开口问道,“你去算命了?准吗?”

路人甲,“说实话吧,没有齐老太爷准!”

张副官眼一瞪,“你敢说不准?!来人,带走!”

没过多久,长沙九门之一的齐八爷是天仙下凡,铁嘴神断的事就传得人尽皆知,简直就是,众口一词啊

“你们抓我干什么!我还要给我师娘送糖油粑粑呢!”

张副官看着面前这个炸毛猫一般的男人,突然就命明白了佛爷所说的,以后就懂了是什么意思……于是,狐狸一般的笑了起来,“少废话,带走!”




多啰嗦一句,私心让八爷没那么厉害,是因为,太过通透,慧极必伤,我文里只要八爷一聪明就会被我写成虐文,大过节的,不好,是吧,而且,窥天命这种事毕竟会损命的,我想让八爷活久一点,陪佛爷久一点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