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球球

难得糊涂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当你老了,走不动了,炉火旁打盹,回忆青春,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唱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

妙极山水,多具奇石,中有庭院,遍植修竹,花木掩映
院中唯一紫檀木桌,桌上沏着上好的龙井,水汽蒸腾,袅袅婷婷
桌旁的摇椅上,一位鹤发老者,带着副眼镜,哼哼唧唧唱着不知名的小曲,面容极为慈祥

“爷爷,爷爷!”只见两个孩童嘴里大叫着,一左一右的扑到老者怀中,恰似乳燕归巢的相仿

“爷爷,爷爷……你给我和妹妹讲个故事吧……”右边的男孩子眨巴着大大的眼睛,目光中满含着期待

老人笑了笑,挺了挺腰,应道:“好啊,爷爷今天给你们讲个盗墓的故事吧……”

左边的小女孩兴奋的拍着巴掌,坐在了爷爷的腿上

“想当年呐,爷爷我是那长沙城里有名的神算子,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前通五百年后连五百载,哪一个见了我都要尊一声爷,风光可是一时无两,不过,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人太优秀总会招来记恨……就在那一天,一个叫武藤的日本人把爷爷我绑走啦,毒打一顿,还吊在了房梁上……”

“天呐,日本人可真坏……那爷爷你怎么办啊?”小女孩捂住嘴巴担心的问

“小思……你又插嘴!”小男孩小大人似的教训着妹妹

老者安慰的拍拍女孩的后背才又继续说道:“不怕的,爷爷啊,有个生死至交,人称张大佛爷,张启山,知道爷爷叫人欺负了,二话不说把那些个日本人打了个七零八落……”老人边说边手舞足蹈的做着打斗的动作

“这个叫张大佛爷的可真帅!”小男孩也忍不住崇拜,“后来呢?”

“后来啊,张大佛爷走到哪都要带着爷爷我,不论是听戏还是打靶,批阅公文还是下斗盗墓……”

“下斗?爷爷你不怕吗?”

“怕呀,怎么不怕呢,那斗里可都是吃人的鬼怪呢……”老者故意压低声音,吓得小姑娘只往他怀里缩

“四师傅说了,做人要知恩图报……滴水,滴水什么的,都要报!”小男孩挺直脊梁言之凿凿

老者听了,忍不住刮了刮他的鼻尖

顿了下才道:“是啊,他救了我一命,我自然也要倾其所有义无反顾的……张启山其人刚愎自负,一意孤行,我越是说此墓大凶,他越是跟我呛火,说他就是喜欢大凶,每每气的爷爷我咬牙切齿,他反而笑的越发开怀了,仗着自己天生佛命,肩头有两盏三昧真火,就胡作非为,百无禁忌,横行霸道,殊不知,再盛的火在那阴邪之地出入多了也会大有耗损……”

“那可怎么办呢?”小女孩皱着眉头不无担心

“不怕的,爷爷我是谁啊,舌灿莲花,博闻强识,千伶百俐,锦心绣肠……我遍访古籍,终于钻研一策,以自身寿数为灯油渡到佛爷肩头灯盏,凶象自会迎刃而解,诸事皆能逢凶化吉……”

“哇,爷爷你好厉害哇……”小女孩高兴的拍着巴掌,“后来呢?”

“后来啊,你们丫头奶奶病了,需要药,那药只有北平城才有……爷爷我就陪着大佛爷走了一趟,你们猜怎么着?”

“??????”

“果不其然,不但把药拿到了手,还顺便给那大佛爷带回了个美娇娘呢……可这大佛爷忒不是东西,要多不知好歹就有多不知好歹,放着好好的大姑娘他不想娶,非要琢磨着往斗里钻……这一次可不是闹着玩的,爷爷卜了一卦,别说是三昧真火了,就是太上老君来了都白搭,可那佛爷他不听劝呐……说什么家国天下,黎民苍生,苟利国家生死已,岂因祸福避趋之,大道理一套一套的,命都没了,那些个生前身后名的有什么用呢……于是爷爷我就想了一计,半夜趁着佛爷在床上睡熟了,爬起来把一道符藏在了他胸前的口袋,那个符可是……”

“不对不对……”小女孩把头摇得拨浪鼓一般,“爷爷你半夜为什么在佛爷的床上,还有佛爷那么厉害怎么听不见爷爷藏东西呢?”

“咳……自然是,自然是大佛爷日理万机,又运动了大半宿,操劳过度……你们还要不要听故事了!”

“要要要……”

“再后来啊,我们就下了那个斗,墓道里森然诡异,机关重重,一路上折了不少伙计才来在了主墓室,恰逢不知着了什么道,筋骨酸软,时运不济碰上个血尸,那血尸一爪掏向佛爷的胸膛,眼看着就要给佛爷来了个对穿!我早就告诉过他,此墓大凶,大凶啊,可谁让他脾气倔,悔之晚矣啊…………呵呵呵呵呵呵,不怕的……你们别忘了,佛爷胸前可是藏了保命灵符的,只见金光一凛,不待众人看清,原本伸向佛爷的利爪,倏忽掉了个方向,一下子将爷爷我的心脏掏了出来……那血尸也化作了一滩肉泥……”

“哇哇哇……”小女孩吓得捂住了耳朵

老头恶作剧得逞般哈哈大笑,笑的呛咳不止,小男孩立刻给爷爷倒了一杯茶,小手轻轻的给老人顺着气,才睁着圆圆的眼睛问:“后来呢……”

“后来啊,后来爷爷就娶了你奶奶,有了你们这一群小猴子,天天吵吵闹闹缠着爷爷讲故事……”

边说边用手指搔两个孩子的痒,一老两小笑做一团,其乐融融

“梦思!念齐!你们两个小鬼又缠着你们爷爷讲故事啊……快走吧,陈皮爷爷要考察你们武功呢!”

“副官爷爷!”两个孩子欢声笑语的向院外跑去,远远的有声音传来

“我听奶奶说爷爷年轻的时候不是大军阀吗?怎么又变成算命的了?”

“呀,哥哥,你真笨,那只是个故事哦!”

“你还说我笨,刚刚是谁吓得乱叫的!”

“你再说,看我不打你!”

“哈哈哈哈,打不着!气死你!”



最忆年少时,悲苦不沾身
自你走后,我便把自己活成了你
可悲天降惩处,最不想清醒的人始终难得糊涂
就这样清醒的凌迟,细数着,逝者如斯……

老八啊!……启山,信你的卦了……信了……悔了……后悔了……

评论

热度(27)

  1. 一美的二鲨毛球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