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球球

【一八衍生】【越端】【微副八?】镇魂锁(四)(前世今生加拉郎)

朕今天不想翻牌:




“八爷,你又在发什么呆啊?”张副官伸手在齐铁嘴眼前晃了晃。


“去去去,”齐铁嘴拨开他的手:“找到什么线索了吗?”


张副官摇摇头。


“不如我们再到别处看看吧。”解九爷对大家说,看来他也是一无所获。


这时,尹新月出声了:“不如我们分开找吧?你们看这大殿后面还有那么多房间,我们分开找能快一点。”说罢挽住张启山的手等他表态。


于是众人合计了一下,分成三组:解九爷、二月红和莫测负责查看右边的房间,齐铁嘴和张副官负责左边,张启山和尹新月则负责正后方的一片。


张副官放下身上累赘的物品,向张启山点了点头,就立刻行动起来。齐铁嘴紧跟在张副官身后一溜儿小跑,还不忘回头喊道:“有事儿你们就大叫啊。”


解九爷头也不回,笑答:“你以为我们是你啊。”


“管好你自己就行。”张启山也接了一句。


大家便各走各路了。


 


见其他人都走了,尹新月拉住张启山的手,用撒娇的口吻试探道:“夫君,我跟你说个事儿,但你要先答应我你不能生气好不好?”


张启山闻言,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语带无奈:“什么事?”


尹新月这才从兜里摸出一个一根手指大小的玻璃瓶,里面装着一片彼岸花的花瓣,此时正散发着暗淡的红光。


张启山一见到是这种歪门邪道的东西就条件反射地想把齐铁嘴叫回来,又转念一想,叫回齐铁嘴就免不了要被他调侃,还是先掌握了所有的情报再说。于是压住火问尹新月:“这什么东西?哪儿来的?”


尹新月自知隐瞒在先,依张启山的脾气肯定要炸,这一路上她连脚磨破了也不敢抱怨,一直默默在组织语言,就等着找到机会坦白从宽:“这是前段时间新月饭店新收的藏品。它之前一直是奇品收藏界的一个传说,从来没有人真正见过,而且虽然功效奇特但效果并不是立竿见影,无从辨别真伪,再加上价格标得非常高,因此那些对它有想法的收藏家们都暗中派人在新月饭店候着,想伺机而动。但真正愿意按价买货的却一个都没有,我就央求爹爹给了我。”


“哦?它有什么功效?你又拿它来何用?”


“它的功效……”尹新月看了看张启山阴沉的脸色,吞吞口水站端正了继续说:“据说,它是古时候一种独特的情蛊的药引。”


“情蛊?”张启山万万没想到他们几个九门门主会栽在这种女人玩意儿身上,顿时火就起来了:“你还想在我身上下蛊?”


“不是不是不是!我怎么可能对夫君你做这种事!”尹新月急忙摇头摆手:“你先听我说完嘛!”


“接着说!”


“要做这种情蛊,有一种叫做三生丹的丹药是必不可少的。我想要的,就是这三生丹。没受到蛊毒之前的三生丹是无害的,据说吃下这种三生丹的人,就能和他的爱人缘定三生,永不分离。而三生丹正是由瓶中这种彼岸花所炼。重点是,这种彼岸花并不是普通的彼岸花,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收藏界的大手都拿不准的原因。因为,传说这种彼岸花乃是生长在阴曹地府三生石边,一千年花开一千年花谢的三世花。”


“这种哄小女孩的传说你也相信?!”张启山揉揉眉头。


“可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个传说是真实的可能性更大吧?就是这个花瓣把我们带到这里来的。”尹新月摊开手心,彼岸花瓣仿佛收到感应一样射出一条发丝般粗细的红色光线指出方向。“最初在草坪那里,我把它偷偷拿出来,它也是散发出了红光,然后那闷雷般的声响就出现了,然后我们不就莫名其妙的到这里来了吗?这肯定是彼岸花在为我们引路!”尹新月红着眼,略带激动地说。


“你……哎!”张启山叹了口气,大声喊了几声其他人的名字,没人回应,看来都走远了。只能等到时候回来集合再告诉他们原因了,张启山想。于是他向正在楚楚可怜抹眼泪的尹新月挥挥手:“事到如今,先跟着这光束走走看吧。”尹新月立刻破涕为笑,捧着彼岸花紧挨到张启山身边,两人随着光束往后殿走去。


彼岸花瓣的光束带着两人径直来到了炼丹房,照在房间正中一鼎半人高的炼丹炉中就不动了。


“莫非这里面有丹药?!”尹新月兴奋得忘了可能会有危险,直接冲到丹炉前两手撑住炉边往里望。


“小心!”张启山怕她出事,立刻跟到炉边伸手就要把尹新月往怀里拉。


可是张启山这刚一拉,尹新月就一个激灵把手中的玻璃瓶掉到了丹炉里。随着玻璃碎裂的声音,丹炉里突然红光大盛,十几条手指粗的光束迅速从丹炉中窜出来把他们两人缠了个结实。随后,一个身穿红衣的古代女子也从丹炉中缓缓升了起来。


“啊啊啊!!!有鬼啊!!!”尹新月看到这红衣女子半透明的身体飘在丹炉之上,忍不住叫了出来。


“你是个什么东西?!”张启山好歹是九门之首,也下过不少奇异莫名的斗,对红衣女子毫无惧意。


“二位不用害怕。我乃三世花花灵,邀二位来此,是有求于二位。”红衣女子说罢欠身,向张启山和尹新月行了个礼。


“啊,那你是仙女?”尹新月停止了挣扎,仔细一看,这红衣女子确实长得美艳动人。


“狗屁仙女!若真是无意害人,为何还会把我们绑起来!”张启山一边试图挣脱光束,一边警觉地注意着花灵的动向。


这时,一颗铁弹子直接射穿花灵的眉心打碎了丹炉后面架子上的丹药罐,花灵瞬间消失了。


原来是二月红他们在回天烨阁的路上隐约听到尹新月的叫声,担心他们出事了,所以匆匆跑了过来。


“佛爷!你们没事吧?!”二月红首当其冲来到张启山身边伸手去扯光束。“表姐!”莫测和解九爷紧随其后围到了尹新月身边。可是当他们的手一碰到光束,这些光束就像突然炸开的触手一般,瞬间也把他们三个捆了起来。


这时,花灵又重新出现在了丹炉上方:“我本来只想找你们夫妻两,没想到他们自投罗网,真是天意呀。”


“你抓我们到底想干什么!!!”尹新月有一种被美好的传说背叛的感觉,一想到是因为自己才让大家陷入险境,不由得急红了眼。


花灵看向尹新月,微笑起来的样子倒真像一位和善的仙女,她说:“这位姑娘,你来找这三生丹,是想求与你夫君缘定三生吧?而我也一样。”


“什么意思?”解九爷向二月红和张启山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花灵多说,他们尽量整理有用情报。


二月红便接着说:“愿闻其详。”


花灵沉默地看着他们,仿佛在犹豫要不要开口。


张启山见状又吼了一句:“让我们死也死得明白!”


听张启山这么一说,花灵便点点头:“也好。”然后就飘到尹新月的面前开始说起来:“我本是埋在地府三生石边的一颗普通的彼岸花种子,由三生石前来往的魂魄们留下的眼泪所灌溉。能站在三生石前回望从前的魂魄都不是普通的魂魄,他们都是成双而来,而且必定是有过三世以上的情缘,才会在三生石上刻下记录。但他们每一世都只有当世的记忆,不会记得前几世的缘分,只有在死后再投胎之前,才由阴差带来三生石边重忆前几世。每当记忆重获时,他们都会情不自禁相拥落泪。正是这样的眼泪和几世轮回仍然紧密相连的力量铸造了我的灵魂。就这样过了一千年,我有了灵魂和意识,甚至修成了人形,而我的本体也终于盛开,成为三世花。”


花灵为尹新月把散落的长发绾到耳后,看向张启山:“所以要维持我的灵力,我就需要像你们这样相爱的人的爱意。当然,并不是那种普通的喜欢,而是深入灵魂的爱意,只有吸收这样的灵魂,我才能继续维持我的灵力,不过不是每个人都是合格的,虽然只要是灵魂充满爱意就行,但是很多人其实都没有自己想象的爱得那么深。所以我会先小小的测试一下,别怕,不会受伤的。”


说罢,花灵从脖子上取下她的项链。这是一条非常朴素的项链,就是一条细银链上挂着一颗质感看上去像冰糖一样的白色圆形小石头,这石头还只有大概小婴儿的手指甲那么大。花灵对他们疑惑的目光置之不理,直接把项链往上一抛,水袖一挥,一股白色的柔光就照在了众人的心口上。


花灵一一看过去:“这位夫人,合格。”尹新月闻言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张启山。


“这位公子就……”花灵看着解九爷摇摇头,再看向莫测。


“咦?这……”她看了看莫测旁边的二月红,又回头来看了看莫测,然后叹息道:“哎…多少深情总被枉付。妹妹,你喜欢这位公子是不是?”看莫测低下头,她又摇摇头:“你们两个都符合条件。可是…这位公子的心意,却不是向着你的。也算是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吧。”她拍拍莫测的肩膀。


然后花灵笑着走向张启山:“希望这位公子是心口一致,铁汉柔情。”她伸手想去碰张启山的心口,没想到指尖才刚刚接触到外套,一道白色的火焰就从张启山身体里窜出来灼伤了她。


“这!这是……!!!”花灵捂着手倒退两步,不可置信地看着张启山:“为何你会有这火焰?你究竟是谁?”


其实其他人也跟花灵一样吃惊,包括张启山自己。那道白色火焰只出现了那么一刹那就消失了,仿佛只是为了要保护张启山不被花灵触碰,花灵一退开,白色火焰也就缩回了张启山体内。


“这…该不会真像老八说的,佛爷身体里面有三昧真火吧?”解九爷脱口而出。


“无知!三昧真火乃是极阳之象,是金色的!”花灵仿佛发现了什么至宝一样,虽然声音颤抖,但两眼发光,嘴角似有微笑:“他这是,他这是能烧尽世间一切邪恶的地狱业火!”


“能烧尽一切邪恶那你还那么开心?你还不赶快放了我们!我夫君或许还能饶你一命!”尹新月看到有机可乘,开始挣扎起来。


“不,你错了。他作为一个凡人,是掌控不了地狱业火的。而且这火也不是用来保护他肉身的。他有这个火焰,说明他身上有……”


“佛~~爷~~救命哪~~~!!!”远处一声怪叫伴随着枪声、巨大的碰撞声和碎裂声打断了花灵的话。


一个抬头的时间,齐铁嘴已经抱着头冲进众人的视线,他边跑还边喊着:“佛爷!佛爷!救命哪佛爷!哎哟!”然后绊倒在炼丹房的台阶上。


“八爷!”张副官紧随其后跑过来,他冲到齐铁嘴旁边,一手去扶他一手对着他们来的方向又连开两枪。


然而和枪声一起传到众人耳朵里的,还有一声沙哑凄厉的怒吼,一个全身缠满绷带的人从后面追了上来,散落的绷带间可以看到他腐烂化脓的血肉。




待续




电梯:


(一)


(二)


(三)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评论

热度(126)

  1. 毛球球朕今天不想翻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