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球球

戏(9)

懒癌犯了,拖了很久,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这篇了,我头疼,要是哪里出错了,我明天再改



威廉一夜都没有回来

废话,就是自己把人家赶走的,现在又在装腔作势什么

昊茗把指尖的烟头狠狠按在地板上碾动,左三圈右三圈,直到那可怜的残骸从褶皱到破碎,手掌撑在身侧用力,同一个姿势坐在坚硬的地板上一夜,肌肉都是僵的,好不容易站起来,从脚尖到大腿就像无数细小的牛毛针刺戳,麻痒的痛,昊茗试着走了几步,这种介于可以忍受却连绵不绝的疼逼的人气急败坏

下午还有戏要拍,别说自己现在不用照镜子都想象出的沧桑,就是这一身味道就够呛,希望泡个热水澡能缓解吧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怡然敬父执,问我来何方。问答乃未已,儿女罗酒浆。 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 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人之所以越长大越羡慕小孩子,便是可以肆无忌惮的哭闹,长大了,顾虑便多了,即使你真的有一颗赤子之心,也只是给亲者徒增担心,为路人平留笑柄,多个痴儿或傻子的诨名。也许这真的是一种最接近传说中爱情的感情,可是也太过浓烈而绝望, 许是前世缘未尽,抑或前生恨未还,这种感觉,这种感觉,昊茗默默的想:这种感觉,我想我,再也不想要了

不想开始,然后连朋友都没得做,可是现在似乎也是无法继续做朋友了,居然是,死局么?

明日之别,悲于昔日之别:昔日之别,今幸复会;明日之别,后会何年?

昊茗走出浴室,空气里飘浮着淡淡的香水味,清新活力是威廉喜欢的牌子,自己也一直在用,只是之前不怎么注重这些,也不知道型号,可这个香味,却已经熟悉到哪怕只是一丝,也能轻而易举辨别

果然,满地的烟头都已经被清扫干净,茶几上放着一只大碗,碗中的粥看着就软糯可口,米粒珍珠般柔和盈润,是昊茗最喜欢的那家店的招牌

碗下压着一张标签:抽烟阳痿啊

昊茗翻了个白眼,抽出标签团成团随手扔进垃圾桶,恼怒的躲了躲脚

触碰到碗,烫痛了指尖,昊茗憋嘴,又觉得自己这样不够爷们,忍着,端起碗喝了一大口,又烫了舌头,眼圈一红,索性不忍了,由着眼泪大滴大滴的砸进碗里,可惜了这美味,要知道想买到这个是要排很久的队,管你是什么人物,在这小店老板面前,你就只是个食客,而且还要做个听话的食客

其实,那碗粥,已经放在茶几上有一会了,一点都不烫的,可它还是烫痛了昊茗,烫的他再也不想喝这家的粥了,混着自己眼泪的粥实在是,苦的要命

小半天的时间足够昊茗收拾好自己的心情,一到片场他就还是那个理智敬业的演员,画好妆穿上戏服他就还是那个勘透天机无欲无求的算命先生

算命先生戴着圆圆的眼镜款款踱步,文雅十足的出了化妆间

平时有条不紊的片场今天十分不同,所有工作人员都像是大雨将至急着搬家的蚂蚁超同一个方向奔逃,隐隐能听见远处传来急促而熟悉的令人不安的笛声

这是……地震了?昊茗来不及细想这声音到底是什么,伸手拉了一个人问:“怎么了?”

来人喘咳了一口气才答道:“佛爷那边出事了,好像是摩托故障撞伤了,还是被砸到了?具体不清楚,你听120都来了……”

昊茗呆呆的松了手,等他的意识回到大脑时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也跟着工作人员跑了起来,八爷的长袍一衣到底,非常不适合奔跑,没办法,昊茗只能两手提着衣服的下摆,一直挽到胯骨,来不及管这样子是否雅观

出事的地方离化妆间不是很近,昊茗穿的又比别人多,鼻梁上的眼镜沾了汗水不时的滑下来,他只能一手提着衣摆,一手扶着眼镜,手忙脚乱,好不狼狈,全然忘记了自己带着隐形这件事

快到的时候,昊茗却突然放缓了脚步,拉平衣摆,喘匀了气,除了长袍下发抖的双腿和面上不自然的潮红,显得那么泰然自若

穿过层层阻隔,昊茗并没有看见威廉,正打算再四处找找时,不远处一道人影冲了过来猛的抓住了昊茗的双臂

昊茗微低头,只能看见来人的头顶伴随着急促的呼吸声

铭恩抓着昊茗的小臂,却不敢抬头看他:“昊茗哥,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呀……”

昊茗略微怔仲,他不知道铭恩为什么要对自己道歉

花了有一会的时间才算是把整件事从铭恩磕磕绊绊的解释下理清楚

铭恩的摩托刹车失灵,撞到了前边威廉的左腿上,威廉的摩托倒下整个砸在了他身上,事发突然,所有人都愣在那里,停顿了一会才想起要把威廉从摩托下救出来

昊茗柔声安慰着铭恩:“不是你的错,威廉哥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几个来回下来,一向很有耐心的昊茗却隐隐有了火气,同时又有些哭笑不得,凭什么每次都是他来安慰别人啊……明明,自己才是最想哭的那个吧

医院传来消息,威廉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导演松了一口气,剧组的进度不能停下,只能先拍八爷和副官的戏

昊茗看上去与平时没有什么不同,除了最开始安慰铭恩那一会,他似乎对威廉的伤漠不关心

化妆师给丽颖补妆的时候忍不住嘟囔道:“不都说八爷跟佛爷私下是好兄弟么……怎么八爷一点表示都没有呢,跟平时一样啊……”

丽颖一呲牙:“不懂别胡说,我看他跟平时可是大不一样的……”

不一样么?似乎确实是哪里不一样的

这个下午拍摄的效率出奇的高,八爷很多都是一条过,每次喊卡之后那张讨喜的笑脸比川剧变脸还快,刷一下冷若寒冰,刷一下如沐春风,看着怪慎人的

化妆师默默的想,不愧是专业演员,跟自己性格完全相反的角色也能演的活灵活现
又想到了刚刚丽颖说的话,八爷跟平时大不相同么?恩,好像他整整一下午加夜戏一根烟都没有抽过,好像也没有吃饭?平时八爷都是去佛爷房车里吃饭,所以也就没什么人注意,化妆师也不敢确定
还有什么呢?还有,佛爷在的时候即使导演喊了卡,在他脸上也还能看见点八爷的影子,小心翼翼的又满含无奈微笑的样子

化妆师觉得自己似乎已经隐隐触碰到了什么,却又像迷雾一样看不真切,她摇了摇头决定不去想这些跟自己关系不大的事了

拍摄地离最近的一家医院有一定距离,夜深了,公路上寂静无声,昊茗的车速很快却很平稳,拍了一下午连一晚上的戏再加上前一夜几乎一夜未眠,虽然头脑依旧清醒,眼前却不时有白光晃动,昊茗咬破了舌尖,疼痛刺激下眼神瞬间清明不再发花

到了这家小医院已经半夜一点,昊茗叫醒了值班的小护士,什么都是以稀为贵,这里最不缺的就是艺人,最缺的就是睡眠,小护士连翻了好几个白眼,甩出一本住院记录:“要找人自己查,我没那个义务……”翻白眼是个体力活,累的小护士再也不想睁开眼睛了

昊茗微笑了一下,道了声谢,也不管对方是不是看见了,是不是在意

翻了半天才在一堆龙飞凤舞勉强称之为汉字的名字中认出了威廉助理的名字,记下了房间号,昊茗把住院记录悄悄的放到了小护士旁边,先是本子的上半部接触到桌面,在一点一点增大接触面积,最后与桌面还差一厘米的时候撤出手指,轻轻的发出了啪的一声,昊茗吐了吐舌头,生怕小护士醒了跳起来咬自己,只见人家眼皮都没动一下,才用手拍拍胸口呼出一口气

如果这一幕被威廉看到了,他一定又会十分委屈,为什么茗茗对谁都很温柔,似乎在谁面前都很胆小,唯独面对自己的时候,又凶又呛,张牙舞爪

昊茗蹑手蹑脚爬了五层楼,站在504门口的时候有种一佛出世 二佛生天的感觉,轻轻推开了门,房间里开着床灯,一张空床,另一张上睡着一个人,呼噜震天,一看就是在做美梦

昊茗站在两张床中间,思考究竟是威廉变异成了隐形人比较靠谱,还是威廉变成了满脸褶子花白胡子更现实

不知什么时候呼噜声停了,老大爷心理素质不错,挺镇定的坐起来看着一脸人生哲学的昊茗:“小伙子?打劫的?”

昊茗吓了一跳,想到了值班小护士那张小学班主任一样的严肃面孔,硬把一声尖叫憋回肚子里,抖着声:“威威……威廉锅……?”

“啥玩意?喂啥鸽子?”老大爷还挺中气十足

这一嗓子可算是把昊茗的魂给唤回来了,他觉得自己刚才傻透了,窘迫的烧红了脸:“大爷!我跟您打听个人!今天下午有没有一个口音很特别的小伙子住进来啦!”

“你小点声!震死我了!我又不是聋子!你说那个啊,他打完石膏非要出院,就让人接走了!……”

昊茗更尴尬了,他以为这个年纪的老人一般都耳背的,却鬼使神差的习惯了这种扯脖子喊的讲话方式:“谢谢您啦!大爷!”

“不客气!”

隔壁传来一声国骂,昊茗才猛然记起时间场合,匆匆跟大爷拜了拜手,落荒而逃
在楼下路过前台时,小护士用钩子一样的眼神盯着昊茗

不会吧,没多大声啊,难道还能传到一楼不成,完了,我估计要进这家医院的黑名单了,昊茗痛苦的想

威廉出院了,去哪了?昊茗头昏脑胀几乎失去了思考能力,甚至忘记了他不是活在民国的八爷,他是个有手机的现代人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感应,昊茗凭着直觉驱车回家,又是一路颠簸,到的时候,天已经开始蒙蒙亮

站在楼下抬头,有的楼层亮着灯,却没有一线灯光是从自己家里散出来的,原来是自作多情了么?

拖着沉重的身体拿钥匙,开门,进屋,关门,开灯

哗啦……手中的钥匙掉在了地板上,惊醒了沙发上的人

昊茗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失心疯出现了幻觉

威廉左腿打着石膏平放在茶几上,右腿就那么随意的弯曲着,他看见昊茗呲出了满口的白牙,慵懒的抬手招呼:“茗茗回来啦?”

就像已经等待了数千年,却一直满怀希望的憧憬

如同小孩子打弹珠胜利一般,没有炫耀,只是自豪:“里看,窝就嗦了嘛,明天和意外不知道辣个先来嘛……”

昊茗歪着头,像是根本不认识威廉一样,眼神定定的,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到威廉面前,半跪着抬起左手抚上威廉的脸颊,男人的脸并不细腻柔软,反而有一些扎手的胡茬,昊茗却像是对待上好的瓷器一般轻轻的由上到下,再由下到上来回的摸挲

威廉像一只正在被主人爱抚的大型犬,将脸往昊茗的手心里送,似乎嫌他不够用力
忽而威廉皱紧了眉心:“里怎么,哭了?”

哭了,么?昊茗用右手背蹭了一下眼角,湿湿的,哭了,吧……

直到看到威廉的那一瞬间,昊茗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担心,他不敢做出任何关于威廉伤势的猜测,脑海里只是不断重复的闪现着威廉说的话:“里怎么知道窝一定会后悔呢,里怎么知道会不会在窝后悔那一天到来前,窝就突然出了意外呢,那么里,又会不会后悔呢?”

我会不会后悔呢?会不会后悔呢?会不会,会不会,会不会后悔呢?

昊茗不知道,他只知道他要完成工作,然后去见威廉

这种信念一直支撑着他,不感疲惫,不知饥饿,直到此刻见到了威廉,却像是突然抽走了精神支柱,失去了目标动力,他变得不知所措

威廉张开双臂把昊茗搂在了怀里,这个动作牵扯的他的伤处抽筋剥皮一般的疼,威廉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他一下一下拍着昊茗的后背,就像是平时哄他睡觉一般:“没事啦……没事啦……别逞强啦……窝会一直陪着里……没事的……”

开始是小小的啜泣声,最后声音越来越大,昊茗埋在威廉怀中哭的酣畅淋漓,哭够了,又觉得丢人,干脆眼睛也不睁开,直接睡死过去了

朦胧间感觉有人将自己放在沙发上,凉丝丝的湿巾擦干净了脸上乱七八糟的东西

威廉艰难的把自己挪到沙发上,沙发不算小,可挤了两个一米八几的男人还是有些勉强,必须要贴的很紧才不会掉下去

威廉看着紧贴在怀里的昊茗,虔诚的亲吻了他的额头:“茗茗,我爱你……”

这是威廉这辈子,说的最标准的一次国语了吧

昊茗似乎是睡熟了,无意识一般,轻轻的恩了一声

威廉便笑起来,眼睛里亮晶晶的,像是一闪而过的泪水,又像是水晶般的幸福
他低头吻住了昊茗的唇,还是那么甜美柔软

几分钟后昊茗哼哼了两声,这回彻底的睡晕过去了

大半年以后的某个访谈,主持人问威廉:“陈先生的择偶标准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嘛?”
威廉眯了眯眼,对着镜头咧嘴笑起来:“窝喜欢素颜的,因为一个人如果愿意把最真实的一面展现给里,那一定就是真爱了……”顿了顿又添上一句:“窝还喜欢有富(虎)牙的……因为亲起来有立体感……嘿嘿嘿嘿……”

“我靠!”正在看直播的昊茗差点把手机甩进锅里,尼玛!陈伟霆!老子要废了你!

……………………………………………………………………
应该完结了,怎么说呢……我写的不够爽,因为没点题,应该呼应到“戏”这个字上,所以决定临时再加几章番外卡地亚什么的,时间嘛……再定吧
对了,那个虎牙亲起来有立体感真的是等等原话,我忘了在哪里看到的了


评论(1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