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球球

戏(8)

等茗rps……我终于有了质的飞跃,亲上了亲上了,我终于让他们亲上了,喜大普奔,食用愉快……食用后的一切不良反应,概不负责ε=ε=ε=ε=ε=ε=┌(; ̄◇ ̄)┘



昊茗翻着衣柜里一团一团的衣服,暗暗咬牙,早就告诉了威廉衣服不要乱丢,要叠放整齐,真是一点没有作为一个室友的自觉,害得他现在想找件自己的衣服就跟大海捞针一样,眼看着约定好的时间就要到了,昊茗拽了件威廉的牛仔衣,大点就大点吧,里边多穿件帽衫就好了,临出门前想了想外边的温度,又翻了个针织帽戴上,扫了一眼镜子,简直不忍直视,为什么威廉戴着就朝气蓬勃,自己戴上就像公园晨练的老大爷,人比人气死人

慢悠悠的走在大街上,道路两旁的商店彩灯绚烂,每一家门口的音响里都播放着同一首曲目,听的多了,哪怕不想跟着唱,脑海里也像是跟着打开了播放键,没完没了响个不停,jingle bells, jingle bells, jingle all the way oh what fun it's to ride in a one horse open sleigh hei, jingle bells…………烦的要命

昊茗一直都不喜欢这种洋节却更不喜欢在这种时候还要去工作

“我住的城市从不下雪,记忆却堆满冷的感觉,思念到忘记霓虹扫过喧哗的街,把快乐赶得好远,落单的恋人最怕过节,只能独自庆祝尽量喝醉,我爱过的人没有一个留在身边,寂寞他陪我过夜……”裹挟着淡淡忧伤的音乐在一片欢闹中毫不起眼,却不知为什么正好传进了昊茗的耳朵里,像一股清流冲掉了洗脑般的jingle bells,谢天谢地,他已经开始脑补了一堆光屁股的小天使围着个粉红色大铃铛跳桑巴的画面了,这首歌出现的太及时

这是一家牌匾挺古朴的商店,没有花里胡哨的彩灯,没有拥挤喧闹的顾客,却莫名的透着温馨,昊茗站在店门口听完了一整首歌

由于路上耽搁了一会,到剧组租用举办联欢会的场地时其他人基本都到齐了

昊茗听着屋子里时不时夹杂着港普的欢声笑语,突然有一种想转身逃跑的冲动,他觉得自己有些格格不入,当然,冲动之所以叫冲动是因为它能被克制,所以他也只是静立了几秒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眼便看到了那个口口声声说回香港过节的男人跟艺兴面对面坐在一边独立的卡座聊天,蜡烛,西餐,要是没有那个不断按着快门拍照的摄影师气氛堪称完美至极

“昊茗哥!你怎么才来啊,我抽到的签是让咱俩当服务生给大家装盘送菜……”铭恩一嗓子把大家的视线都引向了门口

昊茗有点窘迫的挥了挥手:“嗨!抱歉,来晚了……”

象征性的打了招呼,铭恩跑过来拉着昊茗往吧台拽:“我自己都快累死了……”

这个动作引的那边拍照的摄影师调转了镜头

昊茗叹了一口气,心知铭恩这孩子并没什么坏心思,只是……

说是当服务生,其实也没什么可做的,不过是把坚果小吃分在不同的盘子里给每个人送过去,除了佛爷跟二爷,其他主演都围着同一张大桌,昊茗就主要负责这里,自始至终都没看威廉一眼

两个人干活效率就是高,没一会就送完了餐,工作人员又拿过来一袋子圣诞帽,昊茗认命的开始满屋子跑着发帽子,路过铭恩的时候狠狠的撞了他一下:“你这什么破运气啊,八爷我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活活变成了苦力……”

小孩儿委屈的揉了揉肩膀:“昊茗哥,我最开始抽的签是让咱俩跳华尔兹,我怕踩你脚,才偷偷给换了的……”

昊茗想象了一下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转圈圈,时不时还要单腿蹦着嚎叫:你踩我脚啦!打了哆嗦,对铭恩竖起了大拇指:“你机智!”

铭恩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跑完了腿,昊茗终于有机会坐下休息了,主演这边是个长方形的大桌,昊茗坐的位置是右边的宽边,一抬头威廉和艺兴不知什么时候也过来了,可能是宣传用的照片拍够了,威廉坐的位置正好是左边的宽边

威廉审视的目光跟昊茗撞在一起,在这条直线上避无可避,但中间的距离却又像十万八千里,望着却无法触摸,白色的桌面反射着日光灯刺目的亮,有种电影里警察局审问室的感觉,只是不知道犯错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昊茗率先错开目光低下头玩着威廉牛仔衣上的扣子,早知道就穿那个脏兮兮的棉衣了,身上这件破衣服薄的冷死人

既然是联欢会,表演节目的环节必不可少,出品方的一个女领导扬着音调问威廉:“伟霆啊,你不是要回香港陪家人过节嘛……”

威廉笑起来:“就是要陪家人才回来了嘛……”说到家人两个字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看了昊茗一眼

“哦……家人啊……”女领导嗓音暧昧,开始起哄让威廉跟艺兴表演节目,斗斗舞什么的……

艺兴偏着头跟导演聊天,也不知道是真没听到还是假没听到,威廉只是呲着满口白牙笑,也是一言不发

气氛一时有点尴尬,女领导扫了这群主演一圈,最后把视线定在昊茗身上:“应先生,我记得你刚刚迟到了吧,不应该有点什么表示么……”

什么叫躺着也中枪,昊茗摊了摊手:“我是真不会唱歌……”

铭恩在女领导镭射线的目光下勉强的说:“二人转行吗……”

苍蝇腿也是肉,女领导指了下昊茗:“应先生伴舞吧……”

再拒绝可就把出品方得罪透了

临时搭建的小舞台,铭恩扯开嗓子带着东北腔嚎起来:“正月里是新年呐,咦呦喂,我们两个去拜年呐,呦喂……家家团圆会呀,少的给老的拜年啊……”昊茗合着节奏跳着肢体僵硬同手同脚的民族舞

铭恩戴着棒球帽,昊茗戴着针织帽,看上去就像爷爷领着孙子说相声,一点cp感都没有……女领导额头上好像出现了青筋

气氛却重新热闹活络了起来

联欢会结束

威廉跟着昊茗一路向家走去,昊茗始终快了他半步,威廉见昊茗不说话,自己也不敢说,委委屈屈的缩在后边

直到进屋关了门,威廉才小心翼翼的拽住昊茗的衣角:“茗茗啊……里今天一晚上都没有理窝……”

昊茗扯回威廉手里攥着的衣服,走到沙发边上坐下,神情冷冷的,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气什么

威廉磨磨蹭蹭的走过去贴着昊茗坐下,用头去拱昊茗的胸口:“茗茗啊……窝好累的喔,为了赶回来陪里过节,窝都没睡好……”

“你陪我过的什么节,圣诞又不是大陆传统……”昊茗语带嘲讽,他本不是这样的人,却不知怎么就是控制不住

威廉顿了顿一歪身子,头枕着昊茗的大腿仰面躺在沙发上:“窝嗦错了,窝该打……”说着拉过昊茗的手扇了自己一下,“窝想让茗茗陪窝过节,好不好……窝下了飞机就给里打电话,里都不接……后来听里助理说,里去剧组参加联欢会了,窝才去的,等了里好久里都不来……还要被出品方那个老吕人要求拍照……里去剌里啦……是不是偷偷去跟谁见面啦……茗茗都不要窝了喔……”

这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是闹哪样,被指控成始乱终弃的昊茗哭笑不得,心里那点莫名其妙的怒火却消散了……

威廉躺在昊茗腿上,眼睛一眨一眨的觑着昊茗的表情,伸手捏了捏昊茗的脸颊,在对方发火之前滚下沙发:“窝给里买了礼物……”说着提了个袋子塞到昊茗怀里,“里猜猜袋子里的保暖衣是什么?”

“保暖衣……”

“哇,里好聪明喔,一猜就猜到啦,哈哈哈……”

昊茗表示不想跟这个智障说话

威廉神神秘秘的贴近昊茗的耳朵,还用一只手圈成半圈挡住嘴,经典的悄悄话姿势,可这个动作在只有两个人的屋子里做出来,活像精神病:“窝跟里嗦,介个不是普通的保暖衣喔……”

“呦,怎么,穿上能变身?”

“差不多嘛……”

“!”昊茗对威廉幼稚程度的认识又上升了一个新高度

“这是个充电的保暖衣……嘿嘿嘿……”威廉自顾自的傻乐起来

“这么高级?你不是刚送过我一个死贵的暖手熊吗?”

“不一样嘛……天气越来越冷了,里胃不好怕冷,只用暖手怎么够……茗茗不是嗦窝像个火炉嘛……”威廉羞涩的咬着嘴唇,“里穿介个就能时刻感受到被窝拥抱的温暖……”

“尼玛!陈伟霆你不要脸!”昊茗把保暖衣砸到威廉怀里,脸上烧起一团火云

这回可是冤枉死威廉了,他真的没有多余的想法,威廉抱着保暖衣往昊茗身边蹭,蹭多远,昊茗就躲多远,可沙发就那么大点地方,昊茗半躺在沙发角,威廉的手撑在靠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昊茗,压迫感十足,昊茗一阵心慌,闭上了眼睛

“介是什么……”

压迫感消失,昊茗茫然的睁开眼睛,他刚刚是不是做出了某种期待?卧槽,肯定是错觉

坐直身子看向威廉手里拿着的东西,可能是刚刚从自己兜里掉到沙发上的

那是一只小小的水晶球,长椅上一只粉衣服兔子靠在一只红衣服熊的肩膀上,它们都仰望着天空,轻轻晃动,球底白色的泡沫就会飘起来,再纷纷扬扬缓缓飘落,有一些落在它们脚边,有一些落在它们头上

水晶球的底座上刻着名字:共君白首

那是昊茗在那间古朴的小店挑了很久挑到的

“茗茗,里真好……介个礼物窝好喜番……”威廉看上去快哭了

要不要脸,一言不合就据为己有,昊茗愤愤的说:“谁说是送你的!那是我买给自己的!”

“里不是嗦里不过这种节日嘛……”

昊茗被堵的说不出来话,平生第一次理解什么叫祸从口出

威廉摇着手里的水晶球,像刚得到爱不释手的玩具,他把头轻轻靠在昊茗的肩膀上,昊茗就由着他靠着

万家灯火,一室暖阳





横店下雪了,今天拍摄地在山上,一大早就要爬山,大家都叫苦连连,昊茗穿的多,又有保暖衣,爬山的速度不是一般的慢,威廉不得已爬了一段就要再跑下来跟着昊茗走一段,运动量是其他人的三倍,可威廉还是精力充沛,上窜下跳:“雪!茗茗里看!白色的雪!”

昊茗半死不活的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连恩一下的性致都没有

“茗茗!里为森么不激动!里不也是蓝方人嘛!”

废话,同一句你已经说了第二十三次了,语气变都没变过

“茗茗里慢慢爬,窝去前边探探路……”

昊茗伸出一只手,对着威廉的背影,发出无声的呼唤,别走……拉我一把……

突然,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握住了昊茗的:“昊茗哥……要不我背你吧……”铭恩笑着凑过来

昊茗知道这孩子是真心把自己当哥哥那样喜欢,但让他一个大男人被人背上山,那老脸可就别要了:“没事,你拉着我点就行,这不是快到了嘛……”

铭恩点点头,一路上絮絮叨叨跟昊茗说着话,分散他注意力:“昊茗哥,我会做月饼,等中秋的时候你来找我玩吧,我做给你吃……”

昊茗有气无力的点头:“张老师真是色艺双绝啊……”

威廉跟导演说完话,刚要去接人,就正听见了昊茗的声音,扭头看到那两个互相搀扶爬上来的人,视线定在两人交握的手,眼神暗了暗

爬的过程痛苦,一旦到了山顶,那种成就感又是妙不可言,昊茗豪情满怀,对威廉招了招手,威廉却没有像往常一样颠颠的跑过来,斜睨了一眼,扭头继续跟导演说起话来

山顶的好风光突然变得索然无味起来,昊茗想到了刚刚爬山时威廉兴奋的叫自己看雪的样子,世上的人万万千千,喜悦,却只想跟那一人分享,哪怕一遍一遍,哪怕知其厌烦,都只想,让那一人知晓,由那一人陪伴




这一场是螺旋山洞的戏,威廉拿出发胶喷了两下,回头看身后的昊茗头发也乱了,抬手就按了喷雾,他心里美滋滋的,你看只有我会注意到茗茗,连这种细节都能注意到

“来,开拍啦!”

“导演等会!”陈伟霆那个傻缺,不知道八爷戴眼镜嘛……

威廉听见那个熟悉的却气急败坏的声音,疑惑的扭头,看见昊茗又凑到铭恩身边去了,他撇撇嘴,危机感像领地被侵犯的猫科动物,突然才意识到,昊茗还不属于他这个事实,是不是戏拍完了,又会像当年一样,各奔东西,几个月来的温存全是一场美梦,像一场自己自编自导的电影,戏里柔情蜜意,戏外冰寒刺骨,入戏却也要出戏,谁又对谁认真,不过只是度




威廉又一次受邀参加春晚,又要排练又要拍戏,睡觉的时间几乎都是在飞机上,在这种高强度的工作中,威廉硬是挤出了一天的时间飞回横店

昊茗还没有下戏,威廉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答,这种时候很适合思考,威廉想了很多,过去,未来,包括最坏的后果

门响了,昊茗看到威廉愣了一下:“你怎么回来了……”他觉得威廉的表情有一点奇怪,带着慷慨赴死的意味

威廉站在昊茗面前,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

昊茗打开,看到了一条字母项链,嘴唇抖了抖:“我好像说过,我不喜欢戴饰品……”

威廉没有了上次的那种慌乱,他声线平静,背脊绷紧,要不是手腕上同款W手镯不被察觉的细微颤抖,谁都看不出他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这次,不一样,这个M就是M,独一无二,不是W的陪衬,也不是W的倒影……窝是真心喜欢里,想跟里在一起,窝们心里都清楚,里也别想骗自己……”

“为什么呀……”昊茗像是疲惫极了,他掐了一下眉骨,:“就这样相安无事到戏末不好吗,为什么要捅破呢,为什么不能给彼此留点美好的记忆呢……”

威廉不想再听他说下去,他本能地感到某种恐惧,让一个人闭嘴的最佳方式就是堵住他的嘴

威廉轻轻吻住了那张让自己肖想了许久的唇,柔软,清凉,甘甜,可他却没办法继续下去……昊茗并没有推开自己,却也没有任何回应

昊茗的表情无波无澜,眼神清明,连声音也是冷静的近乎冷漠,他说:“你完事了吗,你完了就该我了,本来我们可以相安无事到杀青,你非要破坏这种平衡,那么我就没法让你继续住在我这里了……诚如你所说,我对你确实有特殊的感觉,但我知道你一定会后悔,所以我不能动情,那对我不公平,如果我用心了,你又后悔了,那么倒霉的只能是我自己,所以当年我慢慢脱离你的生活,不再告诉你我的事情……却阴差阳错再一次相会,偷得这几日缠绵,但我不能答应你,因为你要的,我给不起,现在不这样,以后你会更痛苦,因为你不是我,关系的改变,依赖就会增加,你不能依赖我,不是我不喜欢你依赖我,而是你的依赖,对我对你都没好处,我们的职业决定了我们的生活,也许你现在会恨我,但是你以后会感谢我,毕竟,你想要的生活是成为巨星,你选择的和你依赖我没办法共存,没办法调和,我一开始就应该这样做,不该自私的贪恋你带给我的温暖,那么你也不会这么难受,好在现在也不算迟,如果我现在不这样,痛苦的就是以后的你了,我是时候冷静下来,然后抽离 ,你做不到的,我来……”

昊茗说的很慢,威廉却像是一句话都没听明白,他只是执着的问着同一句话,“里怎么知道窝会后悔呢?”

昊茗不说话,只是用一双冷清的眼看着他,笃定而残忍

威廉在这样的眼神下败下阵来,他轻笑一声,却像是马上就要哭了,眼圈微微泛红:“里怎么知道窝一定会后悔呢,里怎么知道会不会在窝后悔那一天到来前,窝就突然出了意外呢,那么里,又会不会后悔呢?”

昊茗像是再也不能忍受这种气氛一般,扭头就走,打算像上次一样夺门而出,走了几步就被拉住了手臂

威廉又笑了起来,笑容里没有一丝温度:“外面太冷了,里不想见窝,窝走就是了……”

门开了又关上

昊茗再也支撑不住抱着膝盖蹲在地上,他握紧了手心里的项链,把拳头贴在心口

所有人都是会离开的呀,没有人会一直陪伴你的呀,就像一条无法回头的旅行,每个路口都会有旅伴出现,陪你走或旖旎风光,或倾盆大雨……即使共撑同一把伞,遮过炎炎烈日,挡过凄风苦雨,到了下个路口,还是会挥手告别,还是会只剩下自己踽踽独行……明明是早就清楚的事实……为什么还是不受控制的心痛了呢


…………………………………………………………………………
因为怕失去,所以干脆就不要了……胆小鬼诶……
要是我就停在这里不往下写了,会不会收到刀片?圣诞联欢,喷雾啦,月饼啦这三个情节,来自花絮

评论(29)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