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球球

戏(6)

等茗rps……准备好承受来自天蝎男的怒火了吗?【并不】




“昊茗哥这个给你吃……”铭恩拿着一根棒棒糖,献宝一样往昊茗的手里塞

这是铭恩第一次拍戏,难免会有些紧张和不适应,昊茗是第一个跟他主动说话的人,笑起来温柔和善,像邻家大哥哥一样,原来这世上真的有一种人,轻轻提起唇角便让人如沐春风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铭恩总觉得昊茗心事重重,像是被什么想逃避而无法逃避的事困扰着,铭恩心情不好的时候很喜欢吃糖,甜甜蜜蜜的在口腔里化开,然后丝丝缕缕的渗进心里

翻了翻口袋找到一根棒棒糖,铭恩就颠颠的给给躺在摇椅上的昊茗送了过去

昊茗笑了笑,把糖推了回去:“谢谢你,你留着吃吧……”

铭恩以为对方是客气,连忙解释道:“没关系,我还有好多……”把糖往前一递

“我不太吃甜的,容易发胖……”

“可是,昊茗哥你看上去一点都不胖啊……”

两个人像公园晨练打太极的老大爷,一支糖推来推去

威廉终于见到昊茗,那股子近乡情怯的劲头还没酝酿完,看到这一幕生生成了打翻的醋坛,什么循序渐进,什么水到渠成统统丢到狗肚子里去

正在因为一支糖瞎客气的两个人,头顶突然出现一片阴影

“八爷!好兴致啊!”

昊茗抬起头,逆着光,一时看不清来人的面孔,他心底隐约知道这是谁,却又像完全陌生……

铭恩视线在昊茗和威廉身上来回扫了几眼,识相的选择了闭嘴,坐在不远处的耘豪也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朝铭恩招了招手结伴去看搭建的布景了

直到后来在相处中知道了威廉的本质属性是牙齿精,但佛爷高冷的第一印象总是在俩人脑海里挥之不去,小十提问谁最高冷,脱口而出:“佛爷呗……”

昊茗原以为威廉接下来或是会质问自己为什么躲起来,或是漫不经心说一句,好久不见,现在好吗之类的寒暄

却怎么也没想到,威廉若无其事的拉了把椅子坐下开始跟自己讨论起了剧本

态度之专业,表情之镇定,反倒显得昊茗像个小题大做不知所措的惊弓之鸟了

“里看介里,窝觉得佛爷不应该介么多话,他是佛爷嘛……”

昊茗深吸一口气把自己从个人情绪里摘出来,蹙着眉头看着威廉手指向的台词:“可是,没有这段解释来龙去脉的台词,观众就很难有带入感,也容易看不懂剧情……”

威廉把剧本摊在腿上:“那就里来替窝缩喽……”耍赖一样张开双臂,像求抱抱的小孩

昊茗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这个人该不是蓄意报复吧

威廉看了看那人圆圆的眼睛,瞪大了不但没有起到任何威胁的效果,还有了那么一点引诱,咽了咽口水,面上却是君子坦荡荡:“不然嘞,这场戏只有佛爷,八爷和副官,副官是下属,很多事,只有平级的人才有资格吉道……里不会根本没研究剧本吧!”说完了用一副你真是太偷懒啦的眼神看着身旁的男人

昊茗被威廉赤裸裸质疑自己专业水准的眼神,气的一哽,说他没好好看剧本?!剧本都要被他翻烂了好嘛,又想起了自己为了八爷这个角色提前两个月学的那些言辞古拗,诘屈聱牙的算卦术语,太阳穴跳了跳,咬牙切齿的说:“我倒是无所谓,可是临时更换台词,导演能同意吗?陈——先——生……”最后三个字简直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

“某门忒啦,窝已经跟导演缩过了,他缩只要窝们俩商量好就行啦,哎呀呀,看来窝们要一起加班了喔……还好一会是窝跟二爷的对手戏,窝们还有四间,大不了今晚我去里那里……唉唉唉……茗茗,里干嘛去啊!”

“厕所!”昊茗头也不回丢下两个字

“那里要快点回来找窝哦!窝们还得讨论剌些话该八爷替佛爷缩哦!”威廉笑眯了眼,眼底得逞的狡诈一闪而过,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嘛

这一场是张启山在梨园把南北朝的顶针给二月红请求对方帮助的戏

威廉不知怎么想到了昊茗跟铭恩推棒棒糖的那一幕,表情和眼神一下温柔似水一下沉痛纠结

“卡!过了……”

昊茗端着盒饭,脑子里琢磨着过会要拍的鬼车戏,唰……旁边一辆房车的门拉开了,吓得昊茗差点扔了手里的盒饭,他一只手拍着胸口,恶狠狠的瞪着车里笑的花枝乱颤的威廉,没好气的说:“干嘛!”

威廉委屈的嘟囔:“茗茗里变了哦,里以前都不会介么凶窝……都会很温柔的问窝,怎么了……需不需要帮忙……”

昊茗莫名有点心虚,低头就要跑,没跑两步,就被人扯住了胳膊,“放手,我要去吃饭……”

“次饭在剌里次不一样,况且窝们还要讨论据本,里不想给观众呈现出最好的作品吗?去窝房车里次好不好……”语气是商量的,动作却是不容置疑

半拖半拽的把昊茗带到房车里,看了一眼昊茗手里没有一点温度的盒饭,威廉的声音冷了几分:“里就次则种东西!?”

“啊……怎么了,我在片场都是这样的吃的啊……幸好是快冬天,只是凉了点,要是夏天啊……”昊茗说不下去了,看着威廉的眼神,他有一种本能的预感,再说下去就要被分尸了,只好选择低头默默的往嘴里塞东西,也是奇怪,平时这么吃,也没觉得怎样,今天吃着这些油都结块凝在一起的菜,心口发闷,胃里腻腻的恶心,许是房车里暖气太足,人反倒娇气了起来,真是没有享受的命

“啪……”昊茗低垂的视线看到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把一杯冒着热气的东西放在饭盒边上,食指上的纹身是一个字母,昊茗知道那是一个W,可从自己这个角度看上去就像一个M,嘴里的饭菜变得更加难以下咽,他匆匆拿起面前的杯子,喝了一口

“茶?你不是从来不喝茶吗?”

“闭嘴!”

“哦……”

几杯茶下肚,骨头缝都温暖了起来,昊茗解开领口的一颗扣子,轻轻舒了一口气,偷偷瞥了一眼威廉,见对方柱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一点眼神都没有分给自己,昊茗不知道现在是应该没话找话说点什么,还是一声不吭扭头下车,什么时候他们居然会变得连个话题都找不到,相顾无言

昊茗低着头盯着自己的鞋尖,看着看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开始视线模糊,居然就这么睡着了,朦胧中感觉有人把自己的腿抬到座椅上,又在头下垫了个软软的东西,有微热的呼吸游移颊边,最终却并未落下



“昊茗哥,昊茗哥……醒醒啊……”

昊茗一惊睁开了眼睛,他已经很久没睡过这么沉了,今天是怎么了

铭恩笑嘻嘻的看着昊茗:“伟霆哥让我来叫你,该开工了……”似乎忘记了自己早上被威廉吓跑了的事

威廉总有这样的本事,跟周围的人迅速融为一体,年轻人觉得他有趣亲切,年长人觉得他聪明可爱,不像自己…………昊茗坐了起来,身上盖着的毛毯滑到大腿上,上面是一堆抱着香蕉的猴子,每一只都呲着满口白牙笑的稚气十足,昊茗用手指捻了捻其中一只的脸颊,触感柔软,下一秒他就掀开毯子随手丢在了车座上,跨出房车,跟着铭恩走进冷风中

双手交叉抱着肩膀搓了几下,谁能不贪图安逸呢……谁又能总留在安逸中呢





昨天拍完了鬼车,今天这一场是佛爷家中商量去矿上中的戏

八爷笑的谄媚:“我呀给您算上一卦……”说着抛起一枚铜钱

佛爷一把接过:“这个铜钱跟窝说,里,必须跟窝去矿三……”拍了拍八爷胸口以示安慰“放心吧,窝会保里安全,没事的……”

“卡!过,转场……”

刚刚还一脸怂包哭丧着脸的八爷瞬间变成面无表情,专业严谨的昊茗,八爷红色的长袍,配上这张如玉般清冷的面孔,有一种奇异的禁欲美感,让人想要撕开他的防备,看他惊慌失措,看他欲海沉沦

威廉趁人不注意,用手指捅了昊茗的腰眼,指尖陷进软软的布料里又被轻轻弹出来,威廉嘻嘻的笑起来:“茗茗啊……”尾音一波三折像个撒娇的小孩子

“干什么!”昊茗一记眼刀,没好气的问

“里怎么就对窝介么凶啊……茗茗啊……”威廉做了个西子捧心的动作

“你就不能叫我应先生吗?”

“可素,里说过窝可以叫里茗茗啊……”

“那是以前……”

“对啊,所以里不可以说话不算数嘛……茗茗啊……”

昊茗终于看着不像禁欲美男了,像一只被撩的炸毛的小猫:“你叫我到底要干嘛啊!”

“没事啊……就是想叫里的名字啊……茗茗啊……”

“无聊!”昊茗转身就向下一个场地走,偏偏八爷的戏服是长褂,迈不开腿,想快也快不起来,只能由着那个聒噪的声音跟着自己“茗茗茗茗”的一路走远了



昊茗跟与自己搭戏的小伙伴对望着,企图讲道理:“我说兄弟,我知道你性格骄傲,可咱们这不是为了讨生活嘛,你就配合一下好不好,别那么犟了……”看对方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昊茗抬手拍了拍驴头:“我跟导演商量了,我一会不骑你,就牵着走一圈……”

正式开拍,昊茗发现之前的思想工作全白费了,这头驴就跟某个执意粘着自己叫茗茗的人一样,说不听:“你倒是走啊,走啊……阿西吧!”

“哈哈哈哈……”在场的众人一阵爆笑,笑的最大声的就是那个不知道自己被形容成犟驴的威廉

导演揉着笑疼的肚子:“今天就先到这里吧,威廉你明天有打戏,今晚好好休息一下吧……”

威廉对导演比了个OK,转身看见昊茗快走远了,几步追上去:“茗茗,茗茗,里去剌里?窝昨天在剧组包的酒店里没找到里,里昨天睡剌里啦?”

“你没事晚上找我做什么?”昊茗顺手把助理身上的包拿到自己手上提着,这段路是在郊外不是太好走,一不小心就容易崴脚


助理妹子没了负重整个人都飘了起来,人一放飞,话就多:“陈先生还不知道吗?我们应老师现在是常驻横店小王子,自然要有自己的城堡喽……”

威廉语气夸张的兴奋:“哇……好棒耶,窝可以去参观城堡咩……”

助理妹子大气的一仰头:“好呀,陈先生,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吧!”

“叫乜陈先森啊,叫威廉锅啦……”

“哈哈哈,威廉哥,你人真好啊……”

“哈哈哈,哪里哪里,里也不错嘛,那窝们现在就去参观城堡吧!”

昊茗看着一左一右笑的没心没肺的两个人,终于忍无可忍:“喂!那是我家,有人问过我的意见吗!”

“威廉哥,昊茗哥家别的不大,厨房好大的,咱们一会让他做饭,你想吃什么呀……”

“什么都可以啊……里请窝次饭,窝下次从香港带萝卜糕给里次……”

“喂!我说了我不同意!”被无视了,“靠!”昊茗加快速度把笑成如出一辙傻的两个人甩在身后,径自向前走了

没走多远却停下脚步

羊肠小路上,一个蟒绿色长袍红色围巾的男子侧身静立,夕阳柔和的给他渡上一层朦朦胧胧的光晕,他的脸上没什么过多的表情,却又像一汪碧水清澈和美

路的两旁是枯黄色的草叶,天空是浅淡的粉红,衬的那人一身色彩明丽非常却不尖锐,糅合的恰到好处也叫人无法忽视

威廉的脑海里出现了一首歌,是自己唱过的,却没有哪一刻像此刻这般感同身受

你的眼睛,滴落了悲伤心情,化作寒冰,冻结我心,我愿燃烧,用生命缠作灯芯,哪怕焚尽,也为你光明,我在前方,等了你好久好久,你在路上,很艰难的走,等一切看清
,你我兄弟有情,待一切看轻,自云淡风轻
,两人同行,不同龄但同襟,来时的路,太多艰辛,只要征服,心中最高的峰顶,便可眺望,最美的风景

助理妹子跳起来拍了一下威廉的肩膀:“还不快跟上……”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
为什么!为什么等等你还没有把茗茗追到手,你不是天蝎男吗?鄙视你……你再不下手我就不写了……进度太慢逼疯了我自己【手动再见】



评论(13)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