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球球

相敬如宾



长沙城里的人都说张大佛爷张启山与新夫人举案齐眉,相敬如宾,恩爱的优胜红府如胶似漆的二月红及其夫人

相敬如宾……相敬,如宾呐

张启山又想起了那个男人,清秀的面容,圆圆的玳瑁眼镜后那一双灵动润泽的眸,还有,还有笑起来孩子气十足的梨涡与尖尖的虎牙

“诶,佛爷,我跟你说,我就是没老婆,我要是有老婆一定不学那些迂腐的人,你别看我也算个书生,我才不搞相敬如宾的那套,在爱人面前还端着,多累啊,自然怎么舒服怎么来,你说对不?佛爷,诶,佛爷,您倒是说句话啊!”

那个时候说出这一段话的齐铁嘴正整个人瘫在自己的真皮沙发上,嘴里还啃着顺手在自己丝绸睡衣上擦过的苹果

自己当时又是怎么说的来着……

“八爷!胆肥了!还想找老婆?”

然后呢,小算命的就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歪了一会就把头枕在了自己的大腿上,怎一个放浪形骸

自己当时怎么会觉得他傻呢,明明,铁嘴神断,是这世间顶顶聪明的,人中,龙凤呢
………………………………………………………………

"为什么要离开长沙?"张大佛爷捏紧拳头尽力压下眼底的戾气

“我为佛爷和尹小姐卜了一卦,真真是天造地设,一双璧人,老八在此恭喜佛爷了……”齐铁嘴一揖到底,掩住镜片后那抹不易察觉的异色

“八爷!你明知我对你……”

“佛爷!”齐铁嘴有生以来第一次厉声喝断张启山,随即淡淡的扬起没有丝毫笑意的唇角,声音清清冷冷的,“爷……算了吧,我随你出生入死这些许年,当年欠你的也该还清了,纵使你不念着这些年老八的言听计从,也总该念我为你散尽家财一身伤病,放我一条生路,所以佛爷,您高抬贵手,就饶了我吧……”

………………………………………………………………

佛爷大婚那天,全城欢庆,没人知道城郊的破庙里,有个一身红衣的小算命同样对天地行了大礼,这也许是他这辈子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穿了鲜红如血的婚衣

齐八爷脱了红衣小心翼翼的叠在包袱里,又想起了那日自己算的挂相“仙人若不独行,圣佛情深不寿……”

佛爷,老八怎可凭一己之私,生生坏了你的命格,我若不辜负你深情,你必将辜负我保佑……

…………………………………………………………………………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踽踽独行,莫知我哀啊,物是人非事事休,老八,你可知,自你走后,启山有多寂寞啊

…………………………………………………………………………

齐家本就是做的窥探天机,耗损寿命的活计,更兼齐铁嘴离了长沙后忧思过重,没多久竟然青丝批霜,缠绵病榻,齐家无后,长沙赫赫有名的九门八爷死的时候孑然茕茕,却是微笑着的,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想到了什么,或者,想到了,谁……
当初是我喜欢你,却道为何你招惹我,我便这般不讲道理,只因我与你,直如饮鸩止渴

半生悲苦一身劳,难对父母愧对天。
三世奔波二魂聚,深陷红尘又负卿。
良人难觅若琼花,自诩痴心似苍耳。
百般辛楚莫相问,白发空垂贺新郎。

……………………………………………………………………

几个月后有人给佛爷捎来了一条围巾,说是受八爷所托,张启山一眼就认出了那墨绿色的围巾,是当年下矿山前自己亲手为他整理过的,并承诺,定护他一世周全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黎民不负卿

我张启山终究还是失信了啊

管家喜气洋洋的来报:“恭喜佛爷,贺喜佛爷,夫人刚刚诞下一位小公子,请您给个恩典,赐个名字……”
张启山慢慢踱了几步,开口道:“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就叫思齐吧……”

张思齐


……………………………………………………………………
只能虐一八了,写不出等茗互通心意前那种纠结的情节,我卡文了,想烦躁的报复社会

评论(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