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球球

故人远行胡不归

算是段子吧,很短,还欠着个rps,心累不想写


齐铁嘴离开后的第一天

张大佛爷觉得自己尚能忍受,只不过少了那个吵吵闹闹的声音,这诺大的房竟是如此空旷
只能半刻不歇的处理公务,只要脑海里出现那个笑嘻嘻的脸,素来山崩面不改的佛爷就椎心蚀骨般的疼
明月高悬,佛爷走向那张双人床,平时睡了两个男人倒不觉得如何,如今却是有些,过于大了

张启山想了想从柜子里翻出一套长衫,并一条长围巾,是那个算命的惯常喜爱的,紧紧搂在怀里,发出一声满足的谓叹,沉沉睡去
却不到一个时辰便悄然起身,极少做梦的佛爷梦见了那个小算命,齐八爷,他的老八

只是梦醒了
张启山是想再睡的,他想梦见那个孩子般的男人,又怕梦见那个男人,也怕梦不见了

齐铁嘴离开后的第二天

张启山没来由的气血翻涌,公文也不处理了,只捏着眉心满屋踱步
桌子上还放着齐八爷爱吃的各色糕点零嘴,鲜果小吃

张启山走过去捻起一块,起唇咬了一口,皱紧了眉,他素来是不习惯南方甜点的,頓了一会还是囫囵个的吞了

这一幕正被进来报告的副官看了个正着
副官哭丧着脸:“佛爷,您这又何必?八爷他,回不来了呀!”
佛爷满面铁青,一记眼刀,戾气逼人

副官立马低下头:“是!属下失言!”
心里却想:这可怎么办好啊……佛爷这是,要疯呀

齐铁嘴离开后的第三天

副官正在佛爷门口守着,遥遥走来一人,儒雅之极,圆圆的镜片后有一双堪透人心的眼

副官面露喜色,忙迎上前:“解九爷……您可算来了,您快进去看看佛爷吧!”
解老九甫一进门就愣在当场
那九门之首的张大佛爷,人不人鬼不鬼的,正举杯对着空气敬酒,嘴上嘟囔着:“老八,你这小身板,少喝……老八,这个菜是特意给你做的,尝尝?”

解九爷走上前刚要坐在佛爷对面,便被喝止了:“那位置是老八的……你怎么一副见鬼的表情……莫不是觉得我疯了?放心,佛爷我清醒的很,就为此,当浮一大白……”

九爷落座,烦躁的揉了一把脸,忍了忍,还是没忍住:“我说佛爷,您差不多得了啊,老八不就是去北平游玩一个礼拜吗?现在游客太多,老八也赶不回来,您至于的吗……”

佛爷猛灌了一口酒:“你懂什么,你个没人疼没人爱的老单身,那可是一个礼拜,一个礼拜!我什么时候跟老八分开超过一天了……下斗我都带着他,你快点把我灌醉吧,就到,八爷不回来我不醒的程度……”

解九爷:………………

评论(1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