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球球

北城旧事

一八带越端,有私设,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多【摊手】

又是一篇听爷爷讲故事……第二弹?然而跟第一弹没多少关系

祝大家小长假快乐!


“爷爷,爷爷,你给我们讲个故事吧……”

长沙城北,一座气派的府邸里,一双小儿女忙不迭的缠着个戴眼镜的老者

“好吧,爷爷我给你们讲个前世今生的故事吧……话说数千年前,有一处修真仙山,名曰天墉城,山上子弟众多,这其中有两个最早拜师的,一个名叫陵越,而另一个叫,陵端……他们二人自小一起长大,深有竹马之仪,那大师兄对二师兄也是极为呵护,陵端以为此一生便能一直如此,斩妖除魔,护卫天墉,匡扶正义,守着他的师兄六合八荒,千年万载……”

“哇,好浪漫哦……”扎辫子的小姑娘憧憬的捧着脸颊

“先别忙……”老者话锋一转,“每个故事里都有那么一个让主角不得安宁的捣蛋鬼,这个故事也一样……最叹昔日多情客,今已陌路各相安呐……那一年执剑长老带回了一个小小少年,旦夕之间,全族皆灭,甚是可怜……大师兄为人最是慈悲,怜悯之心如江海溃堤,眼里再容不下他人……陵端痛极,从与那人并肩御剑,沦落成只敢藏于犄角窥探,时间一长,倒叫陵端看出了一些端倪,那少年面对师兄总是乖巧温顺,转过头却目光阴沉如同附骨之蛆,渐渐的门中修为低微的子弟总是会莫名的失踪,再不就是被人发现失足跌落山崖,陵端觉得此事与那叫屠苏的少年定有关联,于是就去与其对峙,却不知为何,每每都会被大师兄撞见屠苏泫然欲绝,认定了陵端故意与屠苏不睦……:'陵端!你太让师兄失望了;陵端!你怎么变成如今这副样子;陵端!你持铜镜照照你的嘴脸;陵端!你怎可如此放肆!'最后一次师兄再无言语,只是轻轻撇了陵端一眼,那一眼,彻骨冰寒,屠苏携了师兄离去,扭头斜睨,嘴角挂了个讽刺的笑,似乎在说,陵端,他不信你,你拿什么跟我斗?陵端终于认识到,他的大师兄啊,再也不是他的了

“那大师兄真是个傻子……”小男孩撇着嘴,“二师兄也是……”

老者闻言愣了愣才道:“是啊,陵端傻啊,他越是拼命想验证,越是无济于事众叛亲离,越是把师兄推的更……不过好在,陵端有一好友,名肇临,几经波折终于寻得证据,原来现在的屠苏是被夺舍的血魔,血魔怕身份泄漏,铤而走险杀了肇临,大师兄却执意认为是陵端设计陷害……有些人,他若不信你,便是你锥心泣血,他也是,不肯信的啊……”

“后来呢?爷爷你快说啊…!”两个孩子催促着

老者却不慌不忙的咬了一口桂花酥,喝了一口茶,咋吧嘴品了半饷,只把两个孩子急的抓耳挠腮

“小孩子就是沉不住气哦!”老者笑弯了眼,“后来啊,后来……大师兄助那屠苏逃离天墉隐匿人间,陵端遍寻无果……一段时日后,血魔元气尽复,嗜杀本性再不加遮掩,人间一派生灵涂炭……大师兄此时方知铸成大错,请缨诛杀血魔,怎耐那血魔以屠苏之躯修习天慵剑法多年,大师兄又悉心教导不加保留,一时之间,众人难以抗衡,一一被血魔击倒在地……”

“那二师兄呢?”

“别急啊,二师兄早年在大师兄身上下了阵法,若大师兄性命堪虞,则法阵启动,无论二师兄身在何处都能瞬移至师兄左右……陵端终究是在屠苏将剑刺入大师兄胸膛之时赶到……并引邪魔入体,拼着元神俱灭再无来世,重伤血魔,然后大师兄斩杀血魔,一举成为拯救苍生的英雄,受万民敬仰,并当选天慵城下一任掌门,聚天下福祉……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当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啊?那二师兄呢?”

“你这孩子,听故事怎么总注意那些不知所谓的事,不是说了,英雄最后粉墨登场,手刃叛徒,救万民于水火,这不是皆大欢喜么?谁又会在意那个不自量力,神魂俱灭的小人物呢?”

小姑娘揪着自己的辫子气哼哼地说:“爷爷,这个故事我不喜欢,我命是我的,做什么为了他人说弃就弃了……”

小男孩却不在意那个,只是一个劲好奇:“那爷爷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个故事的呢?”颇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我呀,自然是一次倒斗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个铜铃,那铃铛随了墓主人一生,颇具灵性,我拿手一碰,那些记忆就如潮涌现,我自然就知道了啊……”

“啊?爷爷你不是算命的吗?怎么也去倒斗了啊……”

“额,这自然是因为那张大佛爷要娶妻,爷爷我钱都赔在北平了,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为了那贺礼嘛……可惜那个墓只是个衣冠冢,也就一个破铃铛,我实在不好意思亲自去贺庆,就托了解九爷替我送上,可那老东西却指着我的鼻尖骂:'有些事你不说,对方永远不会懂,你都踟蹰了一世,这一世也不肯尽力争取,就在这里自怨自艾,活该你吃苦头吃到下辈子!'”

小姑娘听到这里不乐意了,立马气鼓了一张脸……

小男孩打抱不平:“哼,我爷爷说了,比鬼神更难测的是人心!所以还是小花媳妇的爷爷厉害,您呀,不行……小花媳妇爷爷骂得对!”说完了一脸讨好的看着小女孩,脸上写满了快夸我呀……

齐铁嘴气结,吴老狗家的臭小子,让你拆我台,我也不告诉你解老九家的才不是什么丫头片子,长大以后哭死你……

“给孩子讲故事怎么不讲全呢?”身后一个威严却含了一丝笑意的声音蓦地响起……

齐铁嘴浑身一哆嗦,立马换了副狗腿的样子,笑的眉眼弯弯,露出尖尖的虎牙,“哎呀,佛爷您来啦,我这不逗孩子玩呢吗?哪能故意抹黑您呢?”

院子里的两个孩子似乎有些惧怕来人,动作都规矩了不少,也不敢再压在齐铁嘴身上,一老两小都站起了军姿……可孩子终究还是敌不过好奇心问道,“故事后来怎么啦?”

张启山坐在之前齐铁嘴坐的位置伸手把齐铁嘴拉在怀里抱紧,齐铁嘴挣了几下,没挣脱,心里想着:完了完了,老脸都丢尽了,这么大岁数了,还没抱烦吗!

就听见张启山慢条斯理的说:“那大师兄陵越只有当上了掌门后才有更多的机会四处搜寻着陵端的元神残片,寻了许多年许多年,几乎都要坚持不下去,才终于集齐了,然后便散尽千年修为,助陵端重塑轮回,转世为人……”

“啊?可是散尽修为不就不能长生不老了吗?”

“要那长生有何用?”张启山邪邪一笑,“千年万年形同枯槁,还没我与老八倾心相守的这几十年逍遥……”

“那,八爷爷刚才不是说了,您要娶妻吗?”

“那哪能够啊……”,齐铁嘴过了最开始的臊的慌,自觉在张启山怀里蹭了个舒服的角度,“我齐八爷是谁啊,铁嘴神断,可通鬼神,我看中的男人能让他跑了吗?于是乎,我坐于道堂,元神出窍去了九重天外,踹开月老的大门,拽着那穿了一身红的老头领子,我说,小红啊月老,你可忒不道地了,你那破红绳子是不是老眼昏花系错了啊,麻溜给我改了,不然我找我祖师爷天天跟玉帝面前数落你,经了八爷我的苦口婆心,那小红痛哭流涕知错能改,马上发现尹小姐的红线牵另有良配,立马就给改正了,于是乎尹小姐在礼堂上当场跟其中一个宾客私奔了,留大佛爷一个人傻在那儿,下不来面,八爷我心善啊,这么些客人都来了,喜堂也塔好了,份子都给了,酒还没喝上,菜也没吃一口呢,没有白来一趟的道理不是,八爷我本着救佛爷于危难,拯宾客之口腹欲,亲自上阵,替尹小姐拜了堂,洞了房,哇哈哈,有没有很钦佩八爷爷啊……”

“您是听了九爷爷的话,一言一言,对,惊醒梦中人,所以还是会算人心的小花媳妇爷爷比您这个算命的厉害!”小男孩脆生生的说

臭小子!!!玳瑁镜片后的大眼睛骨碌碌一转,齐铁嘴偷偷化了一杯符水,笑眯眯的招招手,“老狗家那小子,说了这么多话渴了吧,来,喝杯水润润……”

吴家小三爷,下斗鬼打墙,开馆必起尸,这都是后话了

齐铁嘴os:让你臭小子知道知道到底是鬼神可怕还是人心可怕,哼……

二月红府
“师父师父,八爷爷跟月老是朋友,您求求他,给小花也牵个好红绳,再不济也躲开吴家那个傻小子啊……”

二月红:“你听他胡扯,说谁是月老呢!”

………………………………………………………………
当年
张灯结彩的张府遍披锦缎红绸
堂上一对新人正要拜天地,府外却一阵吹吹打打抬进一顶花轿

众宾客诧异:怎么茬,这一娶就娶俩?

轿帘一掀,赫然是红袍红衣的齐八爷

张府管家满头大汗的迎上:“齐八爷,您这是?”

齐铁嘴微微一笑:“抢亲!”

随即睥睨傲气的一抱拳:“对不住了,尹小姐!”又直视张启山,“怎么样佛爷,我都把自己个抬来了您是留我呢?还是我把您抬上走呢?”

说完一扬下巴:张启山,你看着办吧

最先反应过来的却是那尹新月,只见尹家大小姐欢呼一声转身扑进宾客席一伟岸男子怀中,咋咋唬唬的:“大佛爷,您可是赌输了,这一下您几年的收成都归了我了……!”复又转身对抱着自己的男子笑道:“谁点了天灯谁就娶我?这是什么破道理!当我尹新月是任人宰割的货物吗?!这下好啦,大佛爷输给我的这些钱可比那三盏天灯的多多了,拿这当聘礼,看我爹还敢说什么!”

张启山心想,老子从不做亏本买卖,然后喜气洋洋的拉着傻掉的小算命拜堂,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就像演练了数次那般,急不可耐

“对不住了各位,启山失陪!”转身抗着小算命洞房去了

剩下张副官陪酒,醉了三天都没爬起来

“来,张副官,启山兄怎么这么久不出来,你得自罚三杯……” “哎哎,张副官,你别跑,佛爷之前可答应了一定让我们哥几个喝好……” “呦,张副官,我们这桌你可没喝,区别对待可还行……” “汪汪汪!” “来,副官,我给你翻译翻译,三寸钉是说啊,狗粮被抢了,你得喝一壶赔罪!” “张日山!你说你是选择喝一坛子,还是在大喜的日子跟我饥渴难耐的九爪勾打一架!”

副官😫😫😫😫😫😫😫(又做撒子,老子惹哪锅了!)


咳咳,放下不表

…………………………………………………………………………

旧事
齐铁嘴托解九爷把铃铛送去张启山家,被小九九刺激了几句,去找小五喝酒解闷不料同样被数落了

于是,借着酒劲大闹红府:“二爷!你看你天天穿的跟月老似的,怎么不办人事啊,为了给你夫人求药,我的姻缘都断啦!”

二月红:“有本事抢亲去啊!”

“谁怕谁!我这就去!”

…………………………………………………………………………

铃铛(样子参考古剑里大师兄给屠苏那个仙铃,大师兄的铃铛能控制二师兄,是个好东西,此处可开车)

私设铃铛是陵越送给陵端的,陵端灰飞烟灭只有铃铛留了下来,陵越在转世前把他们的故事封印其中
八爷和佛爷碰了铃铛就看见了前世
碰铃铛之前佛爷就已经和尹新月订下计划,原本是要新月的爱人抢亲的,八爷来抢算是意外之喜?新月跟佛爷打赌,要要是八爷没来,新月就承担悔婚私奔来自尹老爷的怒火,要是八爷来抢了,佛爷就输了赔钱
所以佛爷并不是受了前世影响突然变心了,佛爷也说了,陵越那倒霉孩子一辈子过得可没他张大佛爷痛快

评论(9)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