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球球

戏(4)

等茗rps,进度依旧缓慢,好想对我文里的等茗说,你俩可别磨叽了,别搞暧昧了,脱裤子直接干啊




为了照顾不能到场的粉丝,开通了后台直播,威廉坐在电脑前看着粉丝的刷屏提问调整着呼吸,这是他人生的第一场演唱会,曾经只存在于午夜梦回

威廉给昊茗打了几个电话,每次听到的都是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sorry …………

也许昊茗还在忙着拍戏吧,威廉这样想着,叹了一口气

“威廉,你看谁来探班啦……”

威廉回头,一个熟悉的身影就这样撞进他眼里,撞的心脏剧烈跳动

“大师兄……”来人嗓音软糯,尾音带着独有的沙哑,对坐在椅子上的威廉伸出一只手来

威廉握住那只手借力起身,掌心贴着手背,十指相扣

昊茗愣了愣,他的本意是跟威廉击掌,就像这世上大部分好兄弟那样,可现在,他感受着自己的手被威廉包裹在掌心,濡湿微热,却并不厌恶

“不好意思,里们可不可以稍微在外边等一会,窝们兄弟之间有一点私事要处理……”威廉露着满口的白牙,笑着对直播的镜头说

不一会,屋里只剩下威廉和昊茗,最后一个离开的人还贴心的替他们关上了门

昊茗摇了摇他们相握的手,示意威廉可以松开了

威廉却并没有理会,反而一用力将昊茗拉到自己怀中抱紧,额头抵在对方的肩膀上,闷闷的带着鼻音:“窝还以为里不会来了……窝给里打了好多通电话,茗茗都没有接……里都不晓得窝有多紧zang……”也不知是指过会的演唱会还是指担心昊茗不过来

昊茗用空闲的那只手安抚的拍了拍威廉的后背:“因为要赶飞机嘛……这么重要的时候,我怎么可能不来呢……对了,我们拍张照片吧,我要发微博……”昊茗从威廉的怀里钻出来,旋即笑了起来:“大师兄,你松开我呀,不然怎么拍照啊……”

威廉恋恋不舍的松开跟昊茗十指相扣的手,偷偷捻捻指尖,怅然若失

拍照,发微博

“里干森么去?”威廉张开双臂拦住向门口走的昊茗,刚来就要走吗,他还没有看够呢

昊茗对威廉晃了晃手机:“你的女皇看我发了微博炸毛啦……他们说都快跟门产生感情了,毕竟是直播,不好把大家拦在外边那么久,我去开门啦……”绕过威廉的时候还不忘用手指使劲点了一下威廉的头

威廉踉跄了一下,抬手捂住额角,傻兮兮的笑起来

“二师兄,你好,今天特地来探班,有没有带什么礼物?”直播主持问道

昊茗立刻从沙发上起来:“带了我,满满的祝福……”他其实不太习惯这种镜头,成千上万双眼睛在看着他,并且没有NG的机会,这种失控的压迫感,令昊茗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好在下一瞬威廉就替他解了围,威廉像是有与生俱来的天赋,在任何人任何事面前都能游刃有余:“他很好哒,就是他其实拍则个戏的压力蛮大,他在戏里那个角色有一点坏坏的,但其实他本人是非常好的,请大家也多支持他……”

昊茗也笑嘻嘻的附和道:“我是好人,我是好人……”只要有威廉陪在身边,那些不安,孤独,恐惧,惶惑就统统近不了身,昊茗不知哪里来的自信,就是直觉的认为威廉一定会挡在自己身前,所以他忍不住靠近威廉,忍不住想被威廉的气息包裹,就像罩上了坚不可摧的保护膜

像是感应到了昊茗的想法,威廉轻轻搂住昊茗的腰,安抚的拍了拍,给主持人递了眼色

“也谢谢应俊今天能来探班,那我们也留些时间给威廉换衣服,大家也可以投票选出待会让威廉穿哪套衣服登台表演……”主持人边说边带着大家再一次退出去,依然替留下来的两个人关上了门

昊茗哭笑不得的想,女皇一定又会在自己微博下边诉苦了,正想着猛的抬头看见威廉赤裸着上身,视线由锁骨到胸肌再到腹肌再向下……曾经睡在同一张床上几个月都心如止水的昊茗腾的一下红了脸, 莫名的就想到了刚刚和威廉十指相扣的画面……手背都灼烧起来,“那个,你慢慢换衣服吧,我先去观众席候着了……”说着话昊茗急匆匆的向门外跑,中途路过茶几还撞到了小腿

威廉看着单腿蹦出去的昊茗,又低头环视了一圈自己的身材,委屈的想:窝的身材不好么……茗茗怎么吓成辣个样子

昊茗坐在观众席里,这个位置是威廉特地给他留的,视野最好

舞台上的威廉跟平时判若两人,那样自信,那样愉快,那样大放异彩,他天生就属于那里,万众瞩目,肆意撩人

每一首歌昊茗都异常熟悉,那是一个个难眠的夜晚,威廉在他耳边轻声哼唱的

昊茗跟着节奏摇摆,随着女皇尖叫,连灵魂都一起雀跃,他想,威廉真的有一种魔力,让人为之疯狂

他抬起头仰望着舞台上的男人,好像看见了天边最明亮的北极星,你一定会成为Michael 那样的舞蹈家,站在世界顶尖的舞台上,唱自己喜欢的最喜欢的歌,一定会的!

借着粉丝会的热度威廉受邀到湖南某所大学拍古剑宣传片并参加一档名为爱笑的综艺节目

阿诺的办公室里威廉笑嘻嘻:“如果只有大西轰一个人耍帅的话,观众难免会审美疲劳嘛……”

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思想,没多久昊茗也收到了去湖南的通告

威廉与昊茗默契十足,宣传片拍摄进度很快

“hanson哥,威廉哥让我来给你补补妆,这屋里真是太热了……”

昊茗看着眼前的女孩,这是公司刚刚专门配给威廉的化妆师,笑着点了点头

“卡……过了”导演喊了一声

年轻的大学生一拥而上,把威廉围在中间索要签名,昊茗微笑着退后,他让出来的缺口瞬间被填满,甩了下被踩痛的脚向门外的保姆车走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的昊茗感到脸颊上痒痒的,睁开眼便看到威廉近在咫尺的脸,对方手里拿着一只穿着条纹衣服的小熊公仔,一下一下蹭着昊茗,像是在亲吻一样

“里醒啦,呐,介个送给里,里不叽道为了介个,窝差点叫她们吃了,茗茗却一个人在则里躲清闲……”

昊茗接过小熊搂在怀里,顺手呼噜了一把威廉的头发,换来一声满足的喂叹,于是威廉便不再或真或假的抱怨,只把头往昊茗的手下送,那意思很明显

昊茗揉着威廉的头顶,威廉就像一只被顺毛的大型犬将头靠在昊茗的肩上闭上眼睛抓紧时间补觉,他们还要赶往下一个地方参加节目

“接下来这个环节呢,要考验你们的默契,我提出问题,你们各自在题板上写出答案,都答对的话,一会的镜子屋可以有一张特权卡……”

这是一个好福利,威廉一只担心镜子屋里会出现牛蛙,默契考验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只要一个眼神就能读懂对方的意思

“哇,服了你们了,果然是天墉小分队,还真是默契十足呢……”主持人调侃道

最后一个环节结束,大家商量着过会去哪里一起吃饭

平时对这种话题最感兴趣的威廉却一声不吭,神游天外

“喂,你怎么了?”昊茗撞了一下威廉的肩膀小声的询问,换来威廉哀怨的眼神,看的昊茗心里毛毛的

“里刚才居然单膝下跪给别的铝人送花……”威廉说完也不看昊茗,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嗨,你说那个,那不是为了节目效果嘛……”

“他们只四让里送花,又没有让里像求婚一样……辣么认真……”威廉等了一会,并没有听见昊茗出声安慰,疑惑的抬头却发现人已经不知所踪,气的磨了磨后槽牙,衰仔,跑哪里去了……

不多时,昊茗便跑了回来,左手背在身后,额头上是亮晶晶的汗水,跑到威廉面前喘了一口气,把藏在身后的手拿出来:“给你,我把那朵道具花要来了……”

威廉被这句话噎了一下,原本看见玫瑰亮起来的眼神黯淡了,想说的话在喉头打了个转吞了下去

见威廉不言语,昊茗歪着头,想了一会,“小敏,你再考虑一下吧,其实我真的很不错……”这是刚刚在台上他对女演员说的话

“里才是小敏,里全家都是小敏!”威廉终于忍无可忍吼了出来,看着昊茗困惑又痴呆的样子,威廉叹了一口气:“介样吧……里发个微博我才原谅里……”

“好啦,我答应了,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一样……”昊茗对助理招招手,示意帮忙拍个照




“那个大师兄跟二师兄关系挺好的啊……”两个剧务小妹边收拾东西边聊天

“可是看剧,大师兄跟屠苏关系更好吧,大师兄微博里都没有提过二师兄……”

“刚才在休息室有人要给他们拍宣传照,大师兄整个人靠在二师兄身上,二师兄往旁边挪一步,大师兄就跟着挪一步,那么大得沙发硬是把二师兄挤到了最边上,把一个好好的高冷大师兄弄的像个地主家的傻儿子……拍完了照二师兄猛的站起来,大师兄就栽倒了,侧躺在沙发上笑的可开心了……”




随着威廉热度的升温,通告排的一个接一个,他已经几个月没有联系到昊茗了,每次抽出时间打电话都是昊茗助理代接,告诉他昊茗在忙着拍戏

其实,昊茗空闲的时候给威廉回过一次电话,那时候威廉正在参加一档综艺,昊茗想了想对威廉的助理说:“我也没什么重要的事,不必告诉威廉哥我打过电话,让他安心工作吧……”




昊茗仰躺在剧组搭建的临时休息的床上,双手交叉垫在脑后,正在拍的戏快要杀青了,他又试戏了一个新的角色,不知道导演会不会用他……

正想着,一个全副武装的脸突然出现在眼前,鸭舌帽,墨镜,口罩

“我靠!”昊茗吓了一跳,定睛细看便认出了来人,他紧张的坐了起来,对威廉比了个嘘的动作,起身锁好了门,威廉现在不比以前,他的行踪随时都有人在注意着,多少双眼睛在等着他行差踏错,编撰卖点

昊茗急切的问:“你怎么来了啊,怎么不提前通知一下,你现在正处在危险期,不能有一点成绩就任意妄为啊!”古剑的热度已经渐渐冷却,他们并没有新的合作,就算非要来探班同一个工作室的同事也不应该是这个时候,这幅样子

“里都不接我的电话……茗茗里难道一点都不想窝吗?”威廉的声音从口罩后传出来,显得闷闷的,带着无限的失望一般

“你又不是我爸爸,两个大男人的,我想你干什么……再说了,我这不是忙着拍戏试戏么……”

威廉摘了帽子口罩墨镜甩在床上:“里还用辛苦试什么戏啊……里想演剌个角色,窝帮里跟阿诺还有导演嗦一下,里直接演就好啦……对啦,最近有一个男主找窝演,窝让给里好啦……”

昊茗的语气瞬间冷漠疏离起来:“不必了,不知陈先生来找我有什么见教?”

威廉不知道昊茗为什么突然生气了,他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惹他生气的,找不到原因,威廉只好选择忽略,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枚戒指,Bjorg Alphabed Ring字母系列,是一个很小众的品牌,这个字母系列很有趣,不知道是不是设计师为了省事,M与W设计的一模一样,威廉看到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他想送给昊茗,他的茗茗,“窝,想送里一个礼物,里看看喜不喜欢?”

昊茗低头看了一眼威廉掌心的戒指,淡淡的说:“谢谢,我不喜欢戴饰品……”

“介个不一样的!”威廉慌乱的解释着,他感到很紧张,比自己18岁那年第一次登台参加比赛还要紧张,“窝买了两个,介个系列的W就是M,M就是W……窝,不想跟里再继续做兄弟了……窝好中意里……我想跟里……”

昊茗看着威廉,小幅度的摇了摇头,阻住后面要说出口的话:“不对的”,他说,“不对的,威廉哥……M就是M,永远也不可能是W的……我还要拍戏,你请自便吧……”

威廉看着转身离去的昊茗,脑中只剩下那双清冷的眼睛,握着戒指的手慢慢收紧,硌的掌心生疼,一个字母的痕迹印在皮肤上,不知该说是M还是W

在感情上我们都不是好演员,我藏不住喜欢,你演不出热情。


……………………………………………………………………
进展依旧缓慢,决定下一章直接跳到老九门,弱弱的说一句,威廉啊,表白啊,要选对时机啊……
爱笑剧务小妹聊天那里的脑洞来自一张图片,可我不知道手机端怎么把图片放出来,不知道你们看过没有,那张威廉都快坐进茗茗怀里了
好想开车啊,可我不会啊……痛苦

评论(35)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