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球球

他们都说那不是爱

他叫张启山,也许当父母赐予他名字的那天起就注定了他这一生就要如山岳般撑起一片天,哪怕雷电加身,哪怕花骨成枯,他也是那座山,不动也不摇

他是齐铁嘴,一张巧嘴口若悬河,稚气混杂飘逸的气质奇迹般的合为一体,哪怕遍体鳞伤,哪怕心焦若腐,他也是那蓬莱登仙,无欲亦无求

他是山没有情,却甘愿为一人深入虎穴龙潭,刀剑加身,血流如注,然后微微侧身掩住可怖的伤口,只将一双眼瞬也不瞬的盯着被悬屋顶的人,脸上的表情似乎叫做温柔

他是仙不能爱,却甘愿为一个人破家规,探荒村,下凶斗,挡飞弹,生死并肩不肯丢,只将极耗心神的卜算藏在护着自己的人身后,脸上的表情也许名为信赖

可是他们都说,那不是爱

他不重口腹之欲,却无意得知一些新鲜吃食都着副官备足,府上替对方留一份,还要送上门一份

他不喜饮酒,却时时随着应酬,挡下那些心怀鬼胎之人敬上的杯中之物,借醉卖疯,维持着对方高冷凛然的气势

可是他们都说,那不是爱

他肃杀冰冷,喜静内敛,却独独对一个人微笑,眼神宠溺,由着对方生龙活虎欢禀乱跳,满嘴跑舌头

他活泼跳脱,胆小温和,却独独对一个人敛了胡闹,静静坐在对方办公桌旁摇头晃脑看书,不加打扰

可是他们都说那不是爱

他是铁血军官,习武练枪不通辞赋,却每看到那张儒雅的脸,记忆中听过的诗词便不假思索,脱口而出,他对对方说:“红豆不堪看,满眼相思泪……”

他是书香才子,舞文弄墨远惧暴力,却一听见那呵护口吻,所有软弱皆尽化作乌有,他对对方说:“那么危险,我不走,与你一起……”

可他们都说那不是爱

他胸有沟壑,视众生为棋,按部就班从不肯行差就错,尽斩桃花,为大义刀剑喑哑,却唯留一己私心,将一人绑缚左右

他恣意逍遥,本该仙人独行,却在巧遇同行仙道规劝:不破不立,破而成仙,切不可为凡尘阻……摇头含笑,:“但羡鸳鸯不羡仙……”

可是他们都说那不是爱

他横行无忌,不信天命,自信身手,却独独分了一丝隐忧,唯恐对方有一丝一毫的闪失,即便是一个柔弱女子说:“我帮你保护你朋友。”也能选择忽略了对方同为男子的骄傲,对那女人说:“上车!”

他偏安一隅,小心经营,泄天机糊口,却义无反顾散尽家财,明明杯水车薪还是毅然出手,他说:“爷,这是我全部身家了……”

可是他们都说那不是爱

他视钱财为身外物,什么传家宝,什么夫人,只要免了打扰,他便不闻不问,不挂于心,由了那女子炫耀,却在看见某人被驱赶仍含笑拱手口中应是转身离去时勃然大怒,硬是出尔反尔讨回二环响在手

他从不奢求索要,也不执着入魔,有位置便坐下没有步行亦可,却在看见自己心念已久的物件戴在他人腕上,紧缩瞳仁险些打碎颊上假面,抿唇咽下喉间腥甜,笑如明霞连道:“张夫人好!”

可是他们都说那不是爱

他如约守责娶了鲜妍美眷,收获恭贺艳羡万千,却在送走满室宾朋后离了家门,在一人院中僵立中宵,如愿得见,却只是揽人入怀,任由对方嶙峋骨骼刺痛心尖,微触到唇却堪堪停在咫尺,不能前进亦不舍后撤

他携百年好合子孙满堂的卦签作礼,欢喜入席饮酒如茶直到被吴老狗和解九爷搀回了家,终是不忍那人更深露重,方成病愈,推门相见,却把在那人将要脱口而出的话阻在喉间,他说:“你我都知命薄缘悭,怎可让嫂夫人独守长夜?”

可是他们都说那不是爱

他一生恪守为夫本分,丧妻后也未曾续弦,生命的最后脑中浮现的却是另一张脸,纵使对亡妻有着愧疚,还是喃喃:“我一生都是国家和新月你的,这最后就让我为自己活一瞬吧……”铺天盖地的黑暗吞没了最后一丝光线,那不可对外人言说的东西随着他入棺

他在九门大清洗前远渡重洋,半生未踏足中原,却在得知那人离世后再度出山,完成那人未完成的心愿,带着养子齐羽上了三柱香,淡淡说:“对不起,是我从来没有信任你,或者说从来不敢信你……”

他将所有的耐心都分给过对方

他也曾将所有的认真倾注

他有不得已

他有轻别离

他以为自己算无遗策

他误会自己看开洒脱

他们之间只有过一个未竟之吻和一段心照不宣的秘密

感情这种东西,谁是互相碾压倾轧的呢,互相伤害的还是爱么?

所以他们都说,那并不是爱

相信世上有真爱不如相信世上有鬼
可盗墓的如同常走河边必湿鞋的顽童
也许这世上真的有鬼吧……谁知道呢
而你,又信不信呢?

评论(9)

热度(48)

  1. 一美的二鲨毛球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