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球球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流水账般的文笔……


人人都说张启山为人最是冷酷无情,什么都不会牵住他前行的脚步,什么都不会让他的心起一丝一毫的涟漪,可要让他说,青山应有爱,神仙才无情

一时兴致起了,便腾云驾雾而来,言说这山景致极佳,可做东篱南山

不多时住腻了,再翩然而去,再不肯多眷恋一点

千年万年,山还是等在原地的那座山,而曾经在山上刻下印记的仙已不知游历何方

张启山常常会想,自己为了什么而活,活着为了什么,回想儿时的自己最初的最真切的理想是什么,是为了自己的心而活吧,可是他居然越来越不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了,原来这么贫瘠,原来囊空如洗,原来是这么懦弱的一个人,没有信仰又不忍放纵,清醒而堕落

直到,遇见了那个人,初时是看对方长得可爱,脸上总挂着和善的笑,眼睛圆圆的,总是水汪汪带着讨好的意味,像一只等待抚摸的宠物,让人忍不住新生亲近

后来便是那人认真起来焕然一新的气质,人都说行里横行外怂,齐铁嘴便是这样

每次到了自己熟悉的领域,齐铁嘴就在不是那个窝窝囊囊在江湖上混饭吃的算命先生,而是,人中龙凤

张启山很喜欢齐铁嘴,那种喜欢很单纯,单纯的不想让他受到任何伤害,单纯的想把他时时刻刻拘在身边,单纯的想给他全世界最好的东西,只要他要,只要张启山有,哪怕冲云破雾,钻山塞海也一定帮他实现

可那个好脾气的算命先生从来没有提过任何要求,甚至于自己不着人去请,他就绝对不会来,张启山知道,自己能请来齐八爷,并不是因为自己积威慑众,不过是占了从日本人手里救过齐铁嘴的这点恩情

人人都说齐铁嘴怂,从来不肯反驳任何人,道歉的话也像不要钱一样,一秃噜一大片,可张启山知道,有些人嘴上答应的越痛快,恰恰说明了他并不在乎,只是怕麻烦,随口应了,过后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

越温柔越让人看不懂,越随和越是固执

他那双藏在镜片后的狡黠眸子写满了:我都答应了,你还要我怎么样呢?

答应了,却不做,只叫你无可奈何,又打不得骂不得

齐铁嘴骨子里的傲气和倔强,是谁都撼动不了的

每次下斗的时候,齐铁嘴都会对自己说一句:“佛爷小心……”

每个人都关注他张启山飞的高不高,远不远,只有齐铁嘴会关心自己累不累

原以为,他对自己是有些不同的

直到街边无意撞见那人喂一只流浪猫:“咪咪慢点……”

用的是一样平淡的语气

这世上似乎没什么是他齐铁嘴真正在意的,还当真是,仙人独行,不染红尘,大爱无疆

张启山觉得自己还不如一只猫,毕竟那只猫还有幸得到了齐铁嘴顺毛

齐铁嘴拥有全世界,而张启山只有齐铁嘴

原本日子就这样隐秘而心酸的过着,这也没什么,至少,他想见他,就能见到他

在北平的时候他就察觉出了齐铁嘴的不对劲,可那个时候急着求药便也没有追究,直到该离开的时候,尹家小姐莫名其妙的尾随不说,齐铁嘴也一口一个嫂子就这么给他配了对,张启山刚开始觉得哭笑不得,后来却开窍了,这是嫌弃他了,急不可耐地想把他随便丢给什么人,然后,齐八爷就能继续逍遥自在,天地遨游

甚至不来问问他愿不愿意,由己及人,由人及己,情之一字真的很怪异,别人耳中凶狠的话语,你却反倒会无言微笑,别人眼中的没什么,你却会刺痛不艾,也许,因为爱,所以难以流于表面,这个时候,张启山到希望自己并没有,那么的,了解齐铁嘴,了解对方是真心实意想撮合他和尹新月,真心实意到,面上总带着淡淡的恬静笑意

如此的,迫不及待

张启山甚至怀疑,哪怕他现在宣布要成亲了,那算命先生仍是会不紧不慢咬一口桂花酥,道一句,恭喜,说一句,可算良辰否?

回程的火车上尹新月把二环响要了去,那原本就是从粽子身上撸下来的,千金大小姐不嫌恶心又能让她消停,何乐而不为呢,左等又等说去吃饭的齐铁嘴也没回来,张启山一路寻到了餐车,整看见齐铁嘴一脸讨好的对尹新月作揖,嘴里一个劲的道:“张夫人好!”脸上是高深莫测的了然

张启山看着那种似是欣慰的表情,心里觉得堵极了,突然想到齐铁嘴像自己讨要过二环响,自己当时觉得这毕竟是地下的,齐铁嘴干的又是策天机损阴德的活计,难免会压不住这东西,不如自己先贴身收着,等沾足了阳气再给他送去,便借口说,这是张家的家传宝,只传给未来的媳妇

前不久自己刚得了一块古玉,品质极佳,造型别致,跟算命先生的气质特别相衬,因此才用二环响买了个清静,却不想齐铁嘴心里一直念着这事,这不,又让他多了一个可以离开自己的借口,好!齐铁嘴!你好的很!心思都用在了这些弯弯绕绕,你真是不拿我张启山当回事!

张启山气的咬牙切齿,扭头回车厢闭目养神去了

到了长沙,张启山就有些消气了,一路上没听见那个吵吵闹闹的声音,倒有些想了,并不是说这一路没人跟自己说话,而是那大小姐虽然也叽叽喳喳的,可总是说不到点子上,不像齐铁嘴,懂得分寸,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该什么时候说,他张启山喜欢清静,不是什么话痨都让他觉得舒服的,刚要招呼那人过来同坐车回府,就听见齐八爷大声跟自家副官推脱:“这有人得了漂亮媳妇,有人甜甜蜜蜜的,就我弄了一身伤,棺材本还搭进去了!”

齐铁嘴平时文文弱弱,又极其顾及别人脸面,何曾用过这么刁钻古怪的语调,简直就像是故意说给张启山听的

张启山明白了,这是在警告自己呢,强扭的瓜不甜,自己非要把鹏鸟锁在身边,只会让对方伤痕累累,死不瞑目

好你个齐八爷,暗示的真够隐晦的,想到这一层,张启山气的用尽了全部涵养方息怒停瞋,你要自由!我便放你自由!

“回府!”


自从车站不欢而散后,张启山已经心浮气躁了好些天,一方面尹新月毕竟是从小娇惯的大小姐,性子有些刁蛮,让他难以新生好感,另一方面就是有些惦记那个算命的,不知这些天自己没派人去保护,有没有不开眼的找他麻烦,天气渐凉那小身板有没有哪里不适,昨日同僚送来的糕点正巧是老八嘟囔着想尝很久的……

“副官!去请八爷来!”张启山吩咐道

副官一幅战战兢兢的样子:“那要是八爷不肯来呢?佛爷,属下多言,您要不就放过八爷吧……”

张启山闻言一愣,便想到,不愧是跟随自己多年的人,自己倾慕老八这心思隐藏的这么深还是叫副官看出来了……也罢……

“那你就说我病了,看他来不来……”

副官领命直奔齐家,心里不免叹息:这佛爷都把尹小姐领进门了,估计夫人的位置是板上钉钉了,既然对八爷无情,还不如不要不依不饶的,苦命的八爷啊……怎么就对佛爷情根深种了呢,虽说自己打心眼里敬重佛爷,可这回这事……算了,自己一个下属别跟着瞎参合了

“佛爷,听闻您身体不适?”

张启山听见那个不慌不忙走进来的俊郎男子疏离的口吻,可算没忘了自己是用什么理由把对方诓来的,硬生生把自己按在沙发上,克制住想要把来人拥入怀里的冲动:“咳,无妨了,你坐过来些,我找你来……是想……”

“既然佛爷身体无碍,那齐铁嘴改日再来拜访……”齐铁嘴挪了挪,离张启山更远了

张启山头皮发紧,看着那个拘谨的坐在自己对面的人,那人在自己面前何曾有这么不自在的时候,难道说副官多事把自己的心意告诉老八知晓了?那么他来看自己,不是出于关心,而是来拒绝自己的?

“你怎么又来了,这是你家吗,还让不让人安心养病了?”

“是,嫂子教训的是,老八以后尽量少来……争取不来,”齐铁嘴说完用眼睛瞟了瞟张启山,却发现对方没我挽留自己的意思,拱手道,“告辞……”

张启山从自己愣怔的思绪里回过神来,正看见齐铁嘴离去的背影,就像被粽子追赶那般健步如飞,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步流星,风驰电掣的齐铁嘴,可见对方是多么心急如焚的想逃离自己,他张启山就这么不招人待见吗!

“你瞪我干什么?”尹新月莫名其妙的看着夜枭般的张启山,这些天的相处下来让尹新月最开始的花痴渐渐冷却了许多,这人,除了好看一些,当真是无趣的紧,不苟言笑活像谁欠了他几百万,不对,应该说,活像是他媳妇让大风刮跑了一样生无可恋……

“好!你们都好的很!”张启山说完这句话,丢下一脸惊诧的尹新月拂袖而去……

自己先前怎么没想到,齐铁嘴一口一个嫂子叫的这么溜,今天自己刚要跟齐铁嘴亲近,尹大小姐就及时替他解了围,让他有理由离开自己,这两个人,这两个人一早就串通好了吧!算计着把他张启山上斤上秤的卖了,这种小把戏岂能逃过他张启山的法眼!齐——铁——嘴!

尹新月看着煞星一般的张启山,心想:傻子才愿意跟这么个神经病过日子呢……妈妈呀,一见钟情不靠谱,我要回家!
……………………………………………………………………

张启山和齐铁嘴困在这诡异的墓道里已经有几天了,眼看着就要弹尽粮绝,齐铁嘴体力不支瘫坐在地上,把身上所有的东西都往张启山脚下一扔:“佛爷,我走不动了,以您一个人的身手想要活着出去应该还是有可能的,您就把我这个包袱卸下自己走吧……以后的路,恕不奉陪了……”

正在找出口的张启山像是突然被针扎了,恶狠狠地扭曲着面孔冲齐铁嘴吼:“八爷!你能不能不要那么自私?!”

“我自私!?”齐铁嘴气乐了

张启山闻言,也不找出口了,一屁股坐在齐铁嘴对面,他这辈子都没有一口气说过这么多话,可是有些话真是不吐不快:“对!你就是自私,永远都想着自己过仙人独行,逍遥自在的日子!明知道我心悦你,还偏偏联合外人把我丢远,现在还要赶我走!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齐铁嘴火气腾腾往上冒,也顾不得头晕眼花了:“我自私?!我自私我还忍痛割爱让你跟你的天赐良缘出双入对?我自私我宁可不要命了也想让你幸福?我自私我还得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装作不喜欢你?!!”

“………………”

“………………”

“你说你喜欢我?!”

“你说你喜欢我?!”

“那你之前怎么不提?”

“那你之前怎么不说?”

“你以为我知道?!”

“你以为我知道?!”

“白痴!”

“蠢蛋!”

………………………………………………………………………………

“喂,佛爷……等咱们出去了……你就把尹新月送走,好不好?”齐铁嘴又往张启山怀里靠了靠

“都听你的……”张启山揽着齐铁嘴的手臂又紧了几分,“我估计副官这些天也没闲着,应该就快找过来了……我们先不急着出去,不如,来做点什么,打发时间……”

“诶?佛……佛爷……唔……”


“佛爷!你们在不?我刚才听见八爷尖叫了……哈哈哈哈,别说五爷家的三寸钉鼻子就是好使……”,墓道里一下子烛火通明,张副官领着大伙呆在原地:“佛,佛爷……你们,你们继续……打,打,打扰了……”

“副官!你这月奖金没了!”

副官:😫😫😫😫😫(做撒子,老子惹哪锅了)

评论(7)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