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球球

【多cp】九门提督和旁白君(恶搞一发完)

哈哈哈

leo~leo:

写在之前,梗来自于视频(火枪手和旁白君的斗争) ,如果链接打不开,就上爱奇艺直接搜索括号里的名字。视频不长8分钟,看过以后再看文可能更清楚。


这个视频的意思就是,火枪手进了一个有奇怪的酒馆,结果呢这个酒馆自带旁白君,可以准确说出众人的心事,于是在场的每个人,是的,每个人被他扒了一个遍~


至于为什么会变成文字,完全是因为我的女神   @永远爬墙中 ,这家伙简直是随便说一句话就是脑洞啊,而且最后那‘四字真言’就是出于爬墙太太。


该交代的都差不多了,下面就是:这个文吧,属于恶搞,所以OOC全是我的,全是我的。我来背。


 


好了,以下正文。


继续沿用官方:九门世代团结!


出场人物:1、2、4、5、8、9、+副官(18、95、副4),


二爷:尼玛就我一个单身狗


丫头:二爷不怕,我做了面等您回来。


 


 


    这是一个新发现的古墓,所以今天九门当家聚齐了6个相约下斗一探究竟。


    沿着古墓唯一的通道众人来到了一个锈迹斑驳的铁门前。


    众人合力将铁门推开,才发现铁门之后竟然一无所有,只是一间空旷的墓室,除了零零散散的几个石凳,什么都没有。


    七人越过铁门,先后走了进去。


    突然一个声音在墓室内响起:(以下就都用旁白君代替了哦)


    旁白君:各怀心事的七个人先后走了进来。


    “妈呀,”齐铁嘴紧张的一下就跳起来,躲到张启山身后紧紧抓着张启山的衣服,他缩着脖子小心翼翼的从张启山身后探出头,“谁在说话……”


    那声音再次响起,


    旁白君:其实齐八爷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害怕,他只是找了个合适的理由和张大佛爷挨着得近一点罢了。


    “嗯?”众人先是看了看四周,可是也找不到那声音的主人和来源。进而大家看向依旧躲在张启山身后的齐铁嘴。


    齐铁嘴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你们看我做什么?你们不去找找这奇怪的声音么?听起来就挺吓人的。”


    旁白君:神算齐八爷已经偷偷的算过吉凶了,他甚至想过如果有危险他就第一时间拉着张大佛爷跑出铁门。不过他已经算出来我对他并没恶意,所以他把准备从包里掏出来的符咒又送了回去。


    张启山一回头,果然看到齐铁嘴的手确实放在他随身背的小布包里,他皱了皱眉头,“既然没危险你还躲在我身后干嘛?”


    旁白君:张大佛爷也不诚实,明明刚才齐八爷跳起来的时候他想的是如果直接跳到他怀里就好了,他还可以名正言顺的一把抱住八爷转个圈顺便还能摸摸小手抓抓小腰。


    咔咔咔手枪上膛,张启山掏出抢来对着墓室的四面墙砰砰砰砰打了四抢。


    周围沉寂了,所有人都不敢说话,而那个神秘的声音也没再响起。


    “哈哈哈哈,佛爷,果然是遇事果决,在下佩服佩服。”狗五爷对张启山说道,看那虔诚的眼神,如果不是他一只手托着狗一只手撸着狗毛真以为他会和齐铁嘴一样伸出双手来竖着拇指对张启山恭维一番。


    旁白君:他在说谎,他刚才明明因为张大佛爷贸然开枪打断了我的话让他听不到更多的密事而懊恼,他尤其生气的是刚刚那四声枪响把他的狗吓的到现在还哆嗦。


    “不是,他说谎,我怎么会喜欢听这种事情?”狗五爷连忙解释道。


    旁白君:不,他很想听,他还打算回去和三爷老六说一说。


    张启山眯着眼睛看向那抱着狗的人,咔咔咔,他又开始给枪上膛。


    旁白君:放心,他不敢开枪。


    砰,一枪打在了墙上。


    “那个,其实不必如此,”解九爷出来打圆场,“咱们九门世代团结,怎么能因为外人几句话就动摇根本,我看这个墓穴邪门的很,不如我们速速离开才是上策。”


    旁白君:九爷并不是因为这里邪门才怂恿大家离开,他只是因为现在张大佛爷将矛头指向了他心爱的小五五,让他心疼,所以才开口帮腔,刚刚他明明也听的很入神。还打算在下一次打马吊的时候告诉七姑娘霍仙姑。


    “呃……”解九爷推了推眼镜,“你到底是谁,说得好像你能明白我们心里所想一样?”


    旁白君:我确实知道,就比如说解九爷,你每天想的就是三件事,要在酒桌上用酒量压倒佛爷,要在牌桌上用牌技压倒八爷,还要在饭桌上、椅子上、地板上、还有你家那宽大的沙发上,反正除了在床上他准备在各个地方各种花式无死角的用体力压倒五爷……


    “噗……”佛爷没忍住,笑了;


    “噗……”二爷没忍住,笑了;


    “噗……”四爷没忍住,笑了;


    “噗……”八爷没忍住,笑了;


    “呃……”副官想笑不敢笑,忍住了;


    “汪汪汪……”三寸钉被主人抓的生疼玩命的叫了出来。


    不等那个声音再次开口,解九爷对着旁边的副官:“给我来把枪。”


    张副官看了看张启山,张启山微笑着点点头,张副官将自己随身的枪给解九爷递了过去。


    咔咔咔,手枪上膛。


    旁白君:如果你不开枪,我会告诉你,其实五爷心里挺想试试刚才我说的那些地点。


    沉默,沉默,还是沉默。


    不管怎样,各种沉默都显示了一个事实:枪声没响!


    解九爷有点激动,他回头看了看一边低着头抱着狗的五爷。


    旁白君:其实他现在想的是也许可以在这斗里试试!隔壁就是一个空的墓室,幽静安静干净,关键隔音而且离这里不远,出门左转就是。


    解九爷反而有种解脱的感觉,反正已经都被人道破了心事再藏着掖着也就没什么意思了,所以他干脆把枪一把仍还给一边的副官,一把扛起旁边还低着头抱着狗的人。扔下一句:“少陪了,待会我们自己按原路回去。”扛着人就跑了。


    嗯?出门左转。


    一路上只有听到三寸钉那一声接一声的汪汪汪汪的声音。


    旁白君:稍后,九爷和五爷将达到生命的大和谐。


 


    剩下的五人显然有点被这快节奏打的措手不及,陈皮叼着稻草恨恨的吐了口唾沫,“真他妈邪门。赶紧走吧。”


    旁白君:四爷想走是因为他难得聪明一回,他害怕我说出什么关于他和小副官的事情。


    一旁的副官有点紧张,他立刻警惕的看向周围,一点也没有了刚才悠然的神态。


    旁白君:副官不用怕,虽然你们两个人一直遮遮掩掩的害怕自己的佛爷和自己的师父知道你们两个已经睡在一起的事实,但是你们请放心,其实你们之间的事情佛爷和二爷心知肚明,他们两个甚至为了你们到底谁上谁下打了一个赌。


    “胡闹,我和佛爷都算是你们的长辈,怎么可能用这种事打赌?”二月红终于忍不住出声了。


    旁白君:不,他在说谎,二爷用未来三个月都不约八爷去梨园听戏做赌注赌陈四爷在上,因为他觉得红府教出来的人不可能是在下面的。


    张启山没说话,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


    旁白君:对此张大佛爷一直是不相信的,因为觉得张家人不可能被压。就像他和八爷一样,八爷唯一在上的机会就是自己动。


    “诶诶诶,和我有什么关系,怎么说来说去又绕到我这里?”齐铁嘴正在庆幸已经好像这个声音已经忘了自己,好容易把自己从尴尬中解救出来,谁想到又被点名。


    旁白君:其实八爷内心是窃喜的,他终于知道,原来九门之中不止自己一个当家被压,他觉得真是人生处处有惊喜,知道还有其他的九门当家陪他一起翻身无望他也就放心了。


    陈皮对着齐铁嘴掏出了九爪勾。


    这时,张启山眼疾手快将齐铁嘴护在了身后,同时对着副官使了一个眼色。


    副官点点头。


    旁白君:张大佛爷眼神的意思就是,四爷敢对我的老八动手,副官,上!记住媳妇不听话乱作妖多半是欠艹,抱回去艹上个一顿两顿三四顿就好了。


    嗯?周围又沉默了?


    旁白君:隔壁还有一个空的墓室,幽静安静干净,关键隔音而且离这里不远,出门右转就是。


    佛爷终于出声了,对着副官:“还不快去”


    “佛爷说什么都是对的!”副官一把扛起还在叠声咒骂的陈皮,跑出了铁门。


    嗯?出门右转。


    一路上只有听到四爷那一声接一声的草你妈的张日山的声音。


    旁白君:稍后,小副官和他的皮皮将达到生命的大和谐。


 


    剩下的三人,对视了一眼。


    二爷无奈的开口,“我想回家,我们家丫头还在家做好了面等我。”


    旁白君:二爷说的是实话。


    “是啊,我一向诚实,要不怎么当师傅教徒弟,再说我们家丫头做的面这么好吃。”


    旁白君:哎,其实二爷心里还是希望夫人能在面里多加点肉。太素了……


    “……”


    张大佛爷眯着眼睛,“二爷,那您先回去?”


    “好,告辞!”二月红拱了拱手,不等那个声音响起就飞快的逃离了墓室。


 


    空旷的墓室瞬间只剩下了佛爷和八爷两人对视着。


    旁白君:其实,这里的人只有八爷是最最诚实的,他单独看着佛爷的时候,内心单纯而又热烈,眼神真挚而又诚恳,千言万语只化作四个字:“佛爷上我!”


    “!”八爷惊愕


    “!”佛爷惊喜


    旁白君:可是已经没有空的墓室了,左右有已经被占了。


    张启山掏出了枪,对着四周“你给我滚!”


    旁白君:张大佛爷其实想掏的是另一把枪。稍后,他将和八爷达到……


    砰砰砰的枪声响起,伴随着佛爷的怒吼,“滚!!”


 


 


 


再重申一遍,OOC全是我的我的我的。


 

评论

热度(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