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球球

戏台玉画中仙(27)

【二八】我发现每章字数的多少全看我自己的心情XD,这章写的不多,还是想发出来,任性W(`0`)W



这是一个不大的洞口,一次只容一人弯腰通过,如果你觉得一旦进去了就会豁然开朗那就大错特错了,山洞里依然很局促,地面上有很多突起的石头与洞顶上垂下的石头交错,齐铁嘴抬头去看,总有一种随时会被穿死的错觉,越往里走越有犬牙交错的感觉,这里可能就是整个人形墓的口腔部分了,众人搜寻了一圈也没找到继续前进的入口,便决定分头去找,齐铁嘴心里害怕,就去抓身边的人,抱住了一条胳膊就不撒手,他不管,他才不要一个人去找入口,被他抓住的那个人倒是好脾气,也不说话,带着齐铁嘴往前走

齐铁嘴整张脸都埋在那人的后背上,越想自己在人形墓的嘴里就越哆嗦,他们现在的行为是不是就是猪蹄长了翅膀,直接飞过去叫人家啃?正想着,脚下一空,幸好他紧紧拽着那人的胳膊,那人反应也是极快,另一手一伸拽着齐铁嘴的领子,将齐铁嘴抱在怀里向旁边一挪

众人听见齐铁嘴惊呼,风灯光都围拢过来,就见齐铁嘴以一种狗熊抱树的姿势埋在二月红胸口,二月红则是一脸淡定的一下一下拍着他的背

张副官跟张启山对视了一眼

咱们是不是,过来的不是时候?

副官你买的灯质量不错,真亮,晃眼

“二爷,刚刚可是出什么事了?”张启山问

“哦,老八他……”

齐铁嘴听见二月红的声音在自己抱着的这个人的胸腔里振动,缓缓的抬头看见了一张似笑非笑俊美的脸,吓得撒手向后退,又差点掉进地上的洞里

二月红伸手将齐铁嘴拽回来,接着说:“老八他发现了地上的入口……”看了一眼低着头的齐铁嘴,补充道,“真不愧是奇门八算,厉害!”(二月红内心:原来阿泽不是因为知道是我才抱得这么紧的,那他以前总跟佛爷一块下斗,是不是也逮谁抱谁?
ヽ(`Д´)ノ ┻━┻ )

齐铁嘴听着二月红揶揄的口气,觉得无地自容,恨不能地上有个洞钻……哦,地上确实有个洞,齐铁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举起一只手:“没错!是我发现的!如果这个山洞就是人形墓的口腔,那么这个地洞应该就是食道了!也就是进去墓穴深处的入口,佛爷,咱们上次应该是从人形墓左脚进入的,结果害得您……唉……”

得,丢人不能可你一个人丢,非要拉上我是吧,张启山咳了一声:“先派两个人下去看看!”

那地洞入口也不大,一次只能一个人用绳索垂直下去,齐铁嘴忍不住在心里想,大脑袋小细脖,长得真丑

地洞向下的距离很长,中间有一段极窄,几乎是贴着人体的,想到了齐铁嘴说的食道的描述,两个小兵头皮一阵阵发麻,有种正在被吞噬的错觉,靠上的那个小兵,用脚在壁上踢了一下,想调整下降的角度,身体打了一个转,嘴里叼着的手电照到一边墙壁上,一张半腐烂的人脸几乎贴在他脸上,下意识的张嘴惊呼,却忘了嘴里的手电,那手电是军用的,质量十分结实,嘭的一下砸到下边那个小兵的头上,瞬间将人砸晕,手一松,摔了下去,掉了手电的小兵心知自己犯了大错,加快了下落速度,几秒钟就看见了出口的光,摔下去的那个人趴在地上,满头是血,情况不明,他直接跳到地上,想去查看,却感觉脚下刮到了什么东西,劲风一响,记忆就永远的定格于此

细窄的地洞很拢音,惨叫声,人体摔落声,箭矢打在石壁上的声音清晰的传到等在上边的众人耳中

张启山皱眉,便要当先下去,二月红伸手拦住,从背包里拿出两根短棍,两头一对,接成一根:“佛爷,你要在这里稳住阵脚,我下去!”说完不等回答,拉了绳子就进了地洞

齐铁嘴一看就急了,一听刚刚的声音就知道准没好事,搓了两下手,一跺脚:“佛爷!我也得下去,这人形墓诡谲多变,我怕二爷应付不来……”

张启山断然拒绝:“不行,你和二爷都是来帮我的,不能让你们一起冒险,你体力不行,还是我去!”

“佛爷,我下去了就站在原地不动,用不着体力,没事……”说完一拉绳子,直接跳进地洞

张副官想去拽,没拽住,心里想,八爷啊,您不用体力,您下去干嘛啊!

二月红一路到底,发现这是一处极高的石室,两侧的石壁上嵌满了形态各异的神像,似佛非佛,似道非道,带着悲苦的笑容,看上去有些邪性,绝非正统,石室呈圆锥状,越像上越窄,四周神像略微前倾,如同凝视着石室地面上的闯入者

这时齐铁嘴也下到了石室,他没怎么用过绳索,一只脚落地,另一脚缠在绳子上,二月红扶住齐铁嘴,帮他把腿上缠的绳子解开,没问他为什么跟着下来了,只是指了指头顶:“老八,这是什么雕像?”

齐铁嘴顺着二月红的手指方向抬头,瞬间心里就毛了,这被上千双眼睛俯视的感觉相当不舒服,他忍不住靠近了二月红,轻声说:“这是玄贯道的天尊老母,生死受苦无尽,既得高登本分家乡,永无生死,因此多为受苦老妪的形象,只不过这里的雕像雕刻手法不像是超脱,像是……审判,二爷,当心这里有异!”

二月红点头,示意齐铁嘴站在原地别动,转身去看之前下来的那两个小兵,瞧那青紫的面色和身上被箭射成马蜂窝的状态,显然已经是尸体了,一来就折了两个人,这绝不是什么好兆头,二月红略微挪了一步,察觉到脚下有异,弯腰下蹲,面前是一根涂了暗漆的丝线,这石室光线昏暗,若不是仔细去看绝对发现不了,二月红将那根线指给齐铁嘴去看,齐铁嘴眯了眯眼,当年他跟解九讨个眼镜戴,不过是想装逼,这些年眼睛却是真的有些不顶用了,看来有些东西还是不要轻易尝试,谁知道会不会真的变成离不开呢

齐铁嘴将灯光调亮,举到半空一转,只见这石室如同盘丝洞一样布满了丝线,只要不小心碰到其中一条,后果可想而知:“二爷,你们家的人有没有来过这里?你舅姥爷留下的资料有没有能破解这里的方法?”

“不知……”

“欸?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你家前辈就没给后人留一点提示吗?”

“留了……”

“什么?”

“此处危险,红家后人不可擅入……”

“啥?”齐铁嘴下巴都要掉了,“那你还来!”

二月红没说话,只是幽幽的看了一眼齐铁嘴,齐铁嘴捂住嘴唇乖乖噤声了

二月红右手撑住棍子顶部用力,身体腾空,足下一点,单脚站在棍上,只有脚心一处着力,可他却站的极稳,甚至身形可以称得上是优美的,居高临下的扫视,发现石室上方也布了丝线,虽然没有下边密集,但想要通过也十分困难,他凭轻身功夫或许可行,其他人就不一定了,但也并非一无所获,二月红发现丝线分布虽然密集,却也并不是毫无破绽,他决定先试着走一遍,把相对安全的路线规划出来,等下再由他带路,二月红将手中棍子交给齐铁嘴:“这精钢伞棍你拿着,,为了大家的安全,我必须要先走一遍,要是我不小心触到丝线,你将这棍子下头向上一推一旋,棍中精刚伞就会弹出,听刚刚的声音,这里的机关应该是弩箭一类,时间不会持续很久,用它护住要害,等箭一停,你就上去,跟佛爷他们另寻入口!”

齐铁嘴接过棍子,一把拽住二月红的胳膊,却不说话

二月红安抚的拍了拍齐铁嘴的手背,笑了一下:“乖,你放心……”

齐铁嘴抿了抿嘴唇:“你……小心点……”然后放开手,将二月红的棍子牢牢的抱在怀里

二月红点了点头,抬起腿迈过第一条丝线,说起来容易实际上却非常难,有的地方只有走到近处才会发现根本过不去,于是只能退回来,危险指数就会成倍上升

随着二月红下腰,俯身各种动作,每动一下,齐铁嘴的眼皮就不受控制的跟着跳动一下,手心里都是汗,棍子都快脱手落地了,齐铁嘴有些难以承受了,深深吸了一口气,掐起卦:“二爷!西北三步!”

二月红没问为什么,信任伴随着无言的默契,让他无条件的听从齐铁嘴的话,果然,西北这处丝线稀疏了一点

“东五!”

“南四!”

“西一!”

“北二!”

就这样走走退退,二月红终于安全到达了石室对面,齐铁嘴双膝一软,几乎跪倒,用棍子撑着才勉强站直,太阳穴针扎一般疼,眼前发黑,喉间腥甜,他强行破了一日三算的规矩,他这一行本就是泄天机损阴德,除了哄人的,真正的卦一天绝不可以多算,算多了,老天就要收利息了,但让他看着二月红一个人冒险他做不到

见齐铁嘴脸色苍白,二月红迅速却有条不紊的走了回来

齐铁嘴对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竖起拇指:“二爷就是二爷,厉害!”

二月红拉过齐铁嘴的手腕,替他把脉,脉搏跳动的略快,应该没什么大碍,于是搂着齐铁嘴的肩让人靠在自己怀里休息

齐铁嘴头痛欲裂,也就没有推拒,静静地靠着,闭上了眼睛,耳边是二月红沉稳的心跳,鼻端是二月红身上好闻的淡淡花香,腰上是二月红骨节分明的手掌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很久也许只是一瞬,突然传来一声轻咳,齐铁嘴刷的睁开双眼,就见二月红背后,张启山一脸尴尬的站着,齐铁嘴猛的站直,双手一推,将二月红退远了,欲盖弥彰的笑道:“哈哈哈,佛爷,您来啦!真巧!”

巧个屁!张启山心里骂了一句,他们在上边等了许久也不见什么动静,他才决定下来看看的,结果,咳……

二月红极慢的眨了一下眼,将眼底的失落隐下,再睁开时,他还是那个温润的红二爷,二月红转身,将洞中丝线机关的事跟张启山说了,并告诉张启山自己刚刚已经试出了一条相对安全的路线,等下让大家跟在他后边

张启山点头,谢过二月红,这才将留在上边的众人叫下来,二月红当先带路齐铁嘴紧跟其后,因为齐铁嘴毕竟是读书人,身体柔韧度没有练武之人好,二月红走在前边,偶尔就要回头伸出手去帮他,张启山走在齐铁嘴后边,以防二月红有顾及不到的地方,看着二月红像扶怀孕八个月的老婆一样小心,张启山就觉得牙疼,恨不能给齐铁嘴屁股一脚把人直接踹过去算了,然而他不能,突然觉得这九门之首当的有点憋屈

众人有惊无险的通过丝线机关,来到了石室另一边,这里有一道缠了几圈孩臂粗细锁链的铁栅栏门,门上的闩锁都布满了砖红色的锈,齐铁嘴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白色的布袋,宝贝地拍了拍,呲着虎牙道:“各位,你们听说过盐酸吗?”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