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球球

戏台玉画中仙(20)

二爷下线两章,下面主要讲八爷求药,不太喜欢原作中的大小姐,所以就按我的理解来了,觉得可能是跟佛爷一起所以才互崩人设,有点心疼彭三鞭,剧情需要,八爷独自求药,没佛爷什么事,所以会有彭月出没,注意避雷




“天火同人雷风横,泽风大过山水朦,善恶到头谁来报,举头三尺有神明,易经八卦乾坤手,翻云覆雨几多情……”

彭三鞭斜倚在火车座上,有滋有味的喝着小酒,正琢磨着让手下人给搞点花生米磕牙,耳边便听得这一段念词由远及近,刚开始两句没怎么听懂,当然后来那几句也不甚明白,不过到让他意识到了一件事

他娘的,这节车厢不是让他包下了吗?哪个不要命的来找晦气?

还没等开口吩咐把这出声的人扔出去,门就叫人拉开了,抬眼只见一个年轻男人,穿一身道服,鼻梁上架着副圆片的黑眼镜,也不晓得是不是瞎子,笑起来带着三分稚气七分讨好,那一声丢出去喂狗在舌尖打了个转又生生吞了下去,总不好叫人说自己欺负残疾人,且看他要做甚

但见这道士自来熟般说了声叨扰,竟自坐在对面,取了墨镜小心翼翼的将镜腿收了,别在领口,这才拱手道:“久闻彭三爷大名,齐八总想着结交一二,闻名不如一见,可巧了今日便是有缘……”

这几句文邹邹的话搅和的彭三鞭头疼,想张口问,你他娘的是谁啊,又怕失了脸面,憋了半天,将一张下巴满是胡须的脸憋的通红,面颊上那一道疤几乎要弹出去:“在下,先生……你干嘛地啊?”

齐铁嘴不以为忤,温和的笑起来:“在下长沙齐铁嘴……”

“九门提督?找老子……不不不,找在下贵干?”彭三鞭暗暗将手摸向腰间的牛皮鞭子,自己与这长沙老九门在道上素无往来,眼前这人看上去温良,可九门提督哪个是好相与的

齐铁嘴似是并未注意彭三鞭的小动作,舒了口气往后靠了靠,换了个舒服放松的姿势:“私事私事,与九门无关,不过是我个人对彭三爷的英雄气概甚是仰慕,刚刚我无聊卜了一卦,卦相为干,便知有西北贵客在这附近,所以前来相会,不想竟是大名鼎鼎的彭三爷……”

彭三鞭为人豪爽,见齐铁嘴如此说,又没什么恶意便放下几分戒备,说到底,这瘦鸡子一样的身体,自己一巴掌能拍飞一排,实在没必要如此小心,不过九门名声在外,多少不会全是虚名,心下还是暗暗留意着

攀谈了几句,发现此人看着文弱说出的话却很合心意,虽说是奉承,却奉承的让人不觉虚假,再加上齐铁嘴酒量不错,喝起酒来,不扭捏推辞,很对彭三鞭的脾气,男人嘛,就该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曹孟德煮酒论英雄,李太白斗酒诗百篇,苏东坡把酒问青天,辛弃疾痛饮一碗,千古江山丹心不灭,一斗酒平添了荆珂刺秦王之胆,岳鹏举冲冠之怒

无酒不成宴

齐铁嘴这类人,若是乐意有无数种方法让人放下防备与自己结交,算命,更是算人心

几轮喝下来,彭三鞭大着舌头笑道:“痛快!许久没有如此痛快!他奶奶个熊!…………齐,先生当是在下知己!”一句脏话出口,似是想起齐铁嘴毕竟是读书人,转了个调子,脱口便是这不伦不类的一句

齐铁嘴看上去似是不曾喝酒一般,面上没什么变化,只一双眼水光更盛,笑吟吟的道:“彭三爷叫我铁嘴便是,什么在上在下的,他娘的,老子老早就受够这么说话了!”

彭三鞭深以为然

齐铁嘴便说起自己的老本行,捡着些奇诡之事,偏他语调俏皮,比说书的还精彩,引得彭三鞭大笑不止,连连称奇

见时机差不多,齐铁嘴便道:“左右闲来无事,我便给彭三爷算上一卦……”说完掐指细细算起,嘴上轻声说道,“哦?竟是如此……哎呀,妙哉……”

偏偏不说算出来了什么,引得彭三鞭好奇心起,连问如何

齐铁嘴微微一笑:“恭喜三爷,红鸾星动,当是有如花美眷相邀,不过……这九天仙子凡尘会,瑶池一眼难动摇……”

彭三鞭微微坐直身子,似是有些紧张:“何解?”

“三爷这位情缘原是那西天王母座下仙子,与你前世有些姻缘,怎奈天庭断情绝爱,这才将你二人贬下凡间,一为惩戒,二为成全,看三爷这样子想必这次是志在必得,不过这过程可能要有诸多波折……要破些钱财……”

彭三鞭听言却似松了口气,混不在意:“不就是钱吗!没了再赚!不知铁嘴兄这是要去何处……”

“我嘛……”齐铁嘴眯眼一笑,“听说北平新月饭店又要举办拍卖,想去张张见识罢了……”

彭三鞭拍手笑道:“可见是缘分,老子也是要往那新月饭店去的,如此咱们便同行吧!”

齐铁嘴面上露出恰到好处的诧异,唇边虎牙一闪:“当真是,巧的紧……”

评论

热度(18)